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三國:我靠附魔系統逆天改命 第3章_塔靜小說
◈ 第2章

第3章

這個是東漢的幽州高清圖,非常高清,比較遺憾的是山川地貌沒有體現出來

涿郡地處幽州西南方向,地理位置與冀州的中山郡接壤,因此該郡算得上是一個人口以及經濟不錯的地方。

走在涿縣城內的街道上,百姓們衣着粗布麻衣,臉上幾乎很少能夠看到笑容。

沿街也有一些商販叫賣,但終歸是生意難做,少有百姓會詢問,更別說是購買了。

「也不知道三弟在哪裡賣豬肉。」

「對了,榜文!」

劉彥一邊思索着,一邊在口中嘀咕着什麼,突然想到情節中老劉看着榜文嘆息的一幕,雙眼頓時眸光大放。

想到此處,劉彥看向身邊的一個路人,伸手將其攔下。

「你…你要做什麼?」

路人甲警惕的看着劉彥,聲音略顯怯懦的問道。

「我沒什麼惡意,只想打聽一下城內官府張貼的招兵榜文在哪?」

劉彥聲音溫和解釋了一下,然後拱了拱手,問道。

「哦,這事兒啊,我還以為我偷人…呃,就在前面賣豬肉的攤販旁邊。」

路人甲鬆了口氣,差點把和隔壁王老五媳婦偷情的事給說出來,幸虧反應的快。

見他指向街道遠處,劉彥笑了笑:「謝了,兄弟。」

回頭看了眼路人兄弟,劉彥心中暗感佩服。

人家都是防着隔壁老王,他倒好,直接反其道而行之,把隔壁老王給綠了,當真是吾輩楷模。

沿着那人手指的方向一路走去,很快便看到前方不遠處,一個身形瘦小男子正在豬肉攤前站立。

「張屠夫,張屠夫!」

「我要買肉!」

一名漢子站在攤販前,對着一塊豬肉叫嚷道。

「哎呦,今個這肉恐怕不行啊,東家不在。」

攤販賠着笑,歉意的說道。

「你不是在嗎?」

「我不管,趕快給我割肉!」

漢子臉色一沉,當即指着一塊看起來不錯的豬肉道。

「這,東家不在,小的哪敢賣啊。」

攤販依舊陪着笑,不過仍舊是不肯割肉。

「那你去叫他啊,一個賣肉的,架子怎得這般大?」

那漢子不滿的對攤販喊道。

而一旁擺攤的一個頭戴綠巾,身長九尺的魁梧漢子見狀,邁步走了過去。

「小兄弟,做買賣的,還怕買主?賣給他便是。」

遠處,剛剛走近一些的劉彥見到此人,立即便被他的特殊扮相所吸引。

「這不就是謙遜有禮關老二嗎?」

「真是天助我也啊!」

劉彥眸子一亮,口中喃喃自語道。

此時,攤販已經領着關羽朝着不遠處的磨盤走去,並支支吾吾的說著什麼。

劉彥見狀,也是邁步走了過去,準備想辦法和關老二搭上關係。

別管後面這位爺的風評怎麼樣,但在漢末這個時期,他絕對是頂級戰將,統兵能力後期也是非同尋常。

後期操練出的荊州水軍陸戰隊,上船能水淹七軍,下船能鹿角十重,打的五子良將的樂進被調往合肥、圍攻襄樊、斬龐德、降于禁。

都說水淹七軍藉助了天時地利,但領兵之人有天時地利不用,難道用莽夫一般的強攻嗎?

何況,若非是老劉背後坑隊友,在拿下漢中後便跑回去當漢中王,導致曹老闆有更夠調兵讓遠在漢中戰場的徐晃抽出空來。

怕是襄樊之戰的結果也未必會如史中那樣遺憾收尾吧。

說到底,三坑之中最坑的就是老劉!

心思急轉間,關羽已經完成了井中取肉,並將肉分與圍觀的百姓,並將賣肉之人的錢財撒向天上。

「好一個武財神。」

劉彥雙臂抱胸,一臉笑意的盯着關羽。

或許是感覺到了什麼,站在人群之中的關羽也是將目光看向了劉彥所在的地方。

二人目光交匯,關羽的丹鳳眼微微一眯,顯然,他從不為金錢與食物所動的劉彥身上看到了些許不凡。

片刻後,關羽收回目光,並返回了自己的攤販前。

「老三快到了吧?」

劉彥揉搓了一下下巴,暗自想道。

果不其然,豬肉攤販不知何時竟然去給張飛通風報信,然後領着興緻勃勃地張飛自街道遠處大步走來。

張飛行至關羽的攤販前,二人對視半晌,張飛口中發出一陣輕笑。

「上好的綠豆,買些吧。」

關羽聲音微冷,開口道。

聞言,張飛也不作聲,伸出手在裝滿綠豆的袋子里抓出來一把,並狠狠的握緊。

在關羽略顯震驚的目光中,張飛竟然將手中的一把綠豆生生捏個粉碎。

「什麼綠豆,分明是豆粉!」

張飛眼底帶着笑意,大聲喊道。

「某的買賣,貨真價實,不買休要亂動。」

關羽不滿的說道。

「就是豆粉就是豆粉就是豆粉~」

「你是賣豆子還是磨豆子,不買就走開,休得在此胡攪蠻纏!」

二人之間迸射出火花,顯然因為張飛的胡攪蠻纏,讓關羽心生不滿起來。

「捏你幾顆綠豆你就心疼,你把我那麼多豬肉送人,又待怎樣?」

張飛一把將手中的豆粉揚掉,怒目而視道。

「哼,你是來打架的?」

關羽雙目微眯,站起身來,冷聲問道。

「打你怎麼滴?打的就是你!」

張飛脫去外衣,一把將衣服丟至一邊,大喝一聲,揮拳朝着關羽砸去。

人群之中,二人拳來腿往,每一招攻出都帶有呼嘯的破風聲。

圍觀的百姓紛紛叫好,叫嚷着讓二人繼續打。

很快,關張二人便錯分開來,並沒有分出個勝負。

而關羽瞪了張飛一眼,朝着自己的豆子攤走去,單手提起袋子準備離開。

然而張飛好鬥,好不容易遇到個能和自己交手的人,哪裡肯讓關羽離去,於是揮着拳頭就朝着關羽打去。

關羽單臂架於頭頂,將張飛的手臂擋下,隨後另一隻手揮掌,將張飛打的倒退數步,惹得圍觀的百姓愈發興奮。

許是關羽也被張飛胡攪蠻纏的行為激怒,於是連續幾個掃堂腿不斷逼退張飛身位。

張飛退無可退之下,堪堪躲過關羽踢來的一腳,然後一把抓住關羽的手臂,與其角力起來。

「呀啊!」

「嗯~」

二人的衣服下肌肉隆起,紛紛用出全力。

見狀,劉彥立即從人群中走出,一手一個握住了二人的手臂。

圍觀的人群見到又有一個力量不弱的人入場,頓時來了精神,而人群中一個剛剛到場的大耳朵男人有些不解地看着場中的情形,不知發生了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