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活花樣年華:從拒做舔狗開始 第7章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葉言,別以為你跟着我來這裡就想讓我原諒你,我告訴你,門都沒有!」

林月瑤冷冷的看着葉言,要不是因為他,自己剛才也不至於會被大宇哥他們佔便宜。

哪怕是葉言現在跪下來舔自己,她也絕對不會原諒他的!

不給他和蘇瀟瀟一些教訓,她就不叫林月瑤。

「自作多情。」

葉言說了一句之後,就跟着齊帥他們朝着407包廂走去,他現在看林月瑤都覺得噁心,這種女人不知道被多少男人那樣了。

林月瑤看着葉言他們的身影,狠狠的蹬了蹬地下。

現在既然他們在皇家一號,那就省事了!

想到這,林月瑤硬着頭皮朝着大宇哥的包廂走去。

「喲,林大美女,哥幾個現在還沒舒服呢,快點過來繼續!」大宇哥色眯眯的看着林月瑤。

林月瑤深深吸了一口氣,走到大宇哥的身旁,挽住他的手一臉嫵媚的說道:「大宇哥,你別急嘛,只要你現在幫我的忙,晚上人家就是你的,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現在你知道他們在哪裡?」

「他們就在407包廂裏面。」

「行,但是道上的規矩不能變,你得每人敬我們三瓶啤酒,我們就幫你教訓他們。」

「大宇哥…人家剛才不都已經讓你們那樣了嗎?」

「你要是不喝,那就回去吧,這事我們幫不了了。」

雖然這裡的酒就只有200多毫升,每個人敬三瓶,她還是很困難的,如果她不喝的話,那肯定會得罪這幾個王八蛋的,她只能點頭同意。

十多分鐘過去了,林月瑤才勉強的將這九瓶酒喝完,現在她感覺暈暈的。

「大宇哥,酒我已經喝完了,你看現在能幫我去教訓他們了嗎?」

「行,兄弟幾個,咱們走!」大宇哥在林月瑤的屁股拍了兩下,站起身準備走去407。

另一邊的407包廂內。

「老四,剛才看到林月瑤滿眼憤恨的看着你,以後你可得小心一點。」

「是啊,以前我就覺得林月瑤不是什麼好鳥,現在我們來這裡一是慶祝老四脫離林月瑤的魔爪,二是慶祝和蘇瀟瀟在一起,今晚我們不醉不歸!」

「那是必須滴!」

就在幾人喝得開開心心舒舒服服的時候,忽然包廂門『砰』的一聲被人踢開。

「誰是葉言?誰是蘇瀟瀟?」

大宇哥他們幾個畢竟是道上混的,手臂紋着許多的紋身,包廂內的幾人被這架勢給嚇到了。

而只有葉言面不改色的站在原地,畢竟這種場面前世他早就見怪不怪的了。

況且他已經猜到這群人是誰指使的了,除了林月瑤還能有誰?

「我就是葉言,你們想幹什麼?」

「葉言是吧,你惹了不該惹的人了!兄弟們給我打,把他的腿給老子打斷!」

隨着大宇哥的一聲令下,其餘兩人直接沖向葉言。

蘇瀟瀟連忙跑到葉言的面前,伸出雙臂想要保護着葉言,結果葉言二話不說,直接沖向他們。

齊帥劉武看到自己好兄弟被人欺負,拿起酒瓶子朝着大宇哥他們沖了過去。

和蘇瀟瀟一起來的楊圓圓和張麗麗畢竟也練過跆拳道,也伸出拳頭準備開干!

噼里啪啦的聲音在407包廂裏面響起,幾分鐘之後,大宇哥他們鼻青臉腫的落荒而逃。

「哈哈哈,太TM爽了。」

「是啊,好久沒和人打架了,老四,下次誰要是再欺負你,你跟我們說,我們把他們屎都給打出來!」

「好,兄弟姐妹們,咱們繼續喝!」

頓時間包廂里就傳來歡笑聲,以及某人哀嚎的歌聲。

而林月瑤那邊可慘了,被大宇哥三人帶到酒店去,難免挨一頓猛……

……

酒過三旬,現在已經是凌晨2點,宿舍早就關了,要是宿管阿姨見到他們醉醺醺的,難免會被痛罵。

「要不我們去開房吧?」葉言看着幾人說道。

「葉言,我,我還沒準備好呢…」蘇瀟瀟聽到葉言說這話的時候,臉不由得紅了起來。

「哈哈哈,瀟瀟你在想什麼呢?我的意思是女的跟女的睡,男的跟男的睡!」

看到蘇瀟瀟一臉害羞的樣子,葉言忍不住笑了起來。

「啊!你個死葉言!」蘇瀟瀟小拳頭打在葉言的胸脯上,她還以為葉言今晚想和她那個呢。

「今晚我們要不去上網?好不容易出來玩一次,那就玩得開心一些。」羅海這時候站出來說道。

「好!」

在眾人一致同意之下,葉言也同意了。

自己也好久沒有玩網絡遊戲了,一起通宵上網的日子真讓人懷念。

這個時代比較火的遊戲有穿越火線,QQ飛車,卡卡跑丁車這些。

他當時最喜歡玩的就是QQ飛車了。

後面隨着時代的進步,QQ飛車也沒那麼火了,直到後面有個叫陳伯的DY主播玩這個遊戲之後,QQ飛車回歸了許多的老玩家。

這都是情懷!

……

兩點半左右,七人來到了一家藍天網吧。

看到網管染一個紅色的頭髮,頭髮遮住半邊臉,葉言不由得笑了笑,以前有段時間他也差不多是這樣的頭髮,但是隨着時代的進步,他的審美觀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後面很少有人搞殺馬特了,但凡搞殺馬特的人,那都是情懷。

葉言從兜里拿出錢遞給網管,「網管,還有沒有包廂?我們七個人。」

網管甩了甩頭髮,一邊吃着辣條一邊說道:「有的有的。」

幾人拿出身份證刷卡之後,就來到了一間包廂。

「你們的機子在五號包廂,還需要買點什麼嗎?」

「給我們搞十四包龍捲風的辣條,還有七瓶冰紅茶。」

「好的,辣條在這,冰紅茶在冰箱里,你們自己去拿。」

幾人來到包廂里,紛紛登入自己的扣扣。

咳咳咳的老年聲不停的響起。

她們三個女不會玩遊戲,登了扣扣之後就玩起了偷菜。

「上號上號,我十八厘米的…早已**難耐了!」

「第一把先玩老街管道試試水。」

「你個小菜雞,怕被甩未完成就說,玩這種沒有技術含量的地圖。」

「你們誰能幫我跑一下暴風車隊這個劇情,媽的,我只跑得過恩佐。」

……

凌晨五點多的時候,幾個女的實在受不了了,趴在桌子上睡覺。

在最角落的齊帥看到她們三個女的睡了之後,連忙退出飛車界面偷偷摸摸的輸入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