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活花樣年華:從拒做舔狗開始 第4章_塔靜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宿舍之中。

在衛小雪開口之後,整個宿舍都安靜了下來。

空氣都彷彿凝滯了。

「你……你說什麼?」林月瑤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雪,你不會看錯了吧?」嚴佳佳也有些難以置信。

葉言向天大任何一個人表白,她都不會意外,但是蘇瀟瀟?

葉言居然跟這樣一個土包子告白了?

「千真萬確,這可是我親眼所見!」

「哼!」很快,林月瑤就收起了震驚之心,自以為想通了其中關鍵。

「這傢伙不過是想要引起我的關注罷了!」

林月瑤的心中,充滿了不屑。

跟姑奶奶玩欲擒故縱?你還嫩點。

「看樣子不像,」衛小雪單純的搖了搖頭,「看他的模樣,似乎是真心的。」

緊接着,衛小雪將操場之上發生的一幕幕娓娓道來。

包括葉言對於蘇瀟瀟和林月瑤的比較,更是一五一十的還原了出來。

甚至連周圍人對蘇瀟瀟態度的轉變,也說了出來。

只不過她沒有看見,林月瑤的臉色,越發深沉。

「這個傢伙,竟然這樣說我!」

「我不過是拒絕了他一次而已,他怎麼可以這樣!」

「什麼粉底比鞋底的泥還厚,我明明都只是化淡妝而已!」

「明明以前,他都不會計較這些才對!」

作為和葉言一起長大的蘇瀟瀟,從衛小雪的隻言片語之中,已然辨別出,葉言說的這些話都是發自真心,而不是臨場做戲。

她突然感覺到,自己彷彿失去了某些重要的東西。

只不過以她的性格,全然不會覺得是自己的問題。

反而覺得葉言這麼做,背叛了自己。

「在他的眼裡,難道我還不如蘇瀟瀟嗎?」

「還有那些臭男人,竟然也這麼認為?」

「那個賤人居然有這樣的魅力?」

心中這個念頭一出現,便再也無法自制,林月瑤的眼眶,頓時紅了起來。

見到林月瑤居然哭了,嚴佳佳直接站了起來。

「可惡!居然敢欺負到我們308頭上了!」

「瑤瑤,走!我們去找那個蘇瀟瀟討個說法!」

……

林蔭小道之中。

蘇瀟瀟靜靜的看着前方。

四個身影已經堵住了她前進的道路。

心中正煩亂的蘇瀟瀟看到了其中林月瑤的身影,更加不耐煩了。

「有什麼事嗎?」

嚴佳佳陰陽怪氣道,「什麼事?」

「有人喜歡搶別人男人,你說應該怎麼辦?」

蘇瀟瀟眉頭微皺,「嚴佳佳,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有話就說,少夾槍帶棒的!」

「誰搶男人了?」

「還能是誰?」嚴佳佳上下打量了一番蘇瀟瀟,「也不知道你這土包子到底哪裡好了。」

「葉言追了我們瑤瑤這麼多年,居然栽在了你的身上!」

「賤人,就是該打!」

說罷,她仗着自己人多,便一巴掌朝着蘇瀟瀟揮了過去。

誰料手剛揮出,就被蘇瀟瀟握住了。

她的臉色,徹底陰沉了下來,手中微微用力,「你說誰是賤人?」

「你……你放手」

嚴佳佳吃不住痛,登時痛呼一聲,欲要抽回手腕。

蘇瀟瀟突然鬆手,嚴佳佳整個人頓時朝後連退幾步,跌坐到了地面之上。

屁股上傳來的劇痛,令嚴佳佳不由得哭了出來。

「蘇瀟瀟,你太過分了!」

林月瑤走上來扶起了嚴佳佳,指着蘇瀟瀟的鼻子。

「說我壞話也就算了,還出手打人?」

「壞話?」蘇瀟瀟看着林月瑤,她原本也不過是因為對方吊著葉言,看她有些不爽而已。

但是當葉言說出那一番話之後,她再看向林月瑤,氣就不打一處來。

連她自己的內心深處,彷彿也有點恐懼,生怕葉言哪天又回到了對方的石榴裙下。

「有賤人吊著人家不放,還要怪人家轉移目標,真的好不要臉!」

「我可是聽說,你和文學社的程沛走的挺近呢。」

「這不會又是一個你的凱子吧!」

這些八卦,蘇瀟瀟自然清楚。

「你……」彷彿被對方戳破心中所想,林月瑤頓時語塞,但是懾於對方的實力,不敢上前。

此刻,幾人的周圍已經圍上了一大幫吃瓜群眾。

「嗯?林月瑤和蘇瀟瀟怎麼對上了,這倆人應該八竿子都打不着吧?」

「一看你就out了,這倆在爭男人呢!」

「什麼?誰?」

「葉言啊!媽的,能夠讓林月瑤為他爭風吃醋,死也值了!」

……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響起。

「都圍在這裡幹什麼?」

緊接着,一個中年男人從人群之中走了過來。

見到對方,嚴佳佳眼前一亮,連忙走了過去。

「馮主任,這蘇瀟瀟搶別人男朋友就算了,我們找她要個說法,她還打人!」

她指了指站在一旁的蘇瀟瀟,然後又抬起了自己的手腕。

「你看,我的手腕都被她捏青了!」

來人正是天大的保衛科主任。

馮主任看了一眼嚴佳佳,手腕的烏青不像作假,身上也布滿了塵土。

轉頭又看了一眼蘇瀟瀟。

「蘇瀟瀟,是這樣嗎?」

語氣生硬了很多。

跆拳道社的蘇瀟瀟,他自然不會陌生,甚至直接確定了就是蘇瀟瀟主動出手。

聽到馮主任的質問,蘇瀟瀟看着林月瑤那趾高氣昂的表情,直接開口道,「哦?葉言什麼時候成了你的男朋友了?」

「他明明是我的男朋友。」

「有些賤人亂認男朋友的本事可真是厲害!」

「你才是賤人!」

雙方又吵了起來。

雖然林月瑤人多勢眾,但是蘇瀟瀟聲音洪亮,以一敵四,竟然絲毫不落下風。

女生之間的吵架,向來是不講道理的。

聽着嘰嘰喳喳的聲音,馮主任滿頭黑線。

「都給我閉嘴!」

他沒好氣的說了一句,然後轉身看向了身旁的一個男生。

「你認識那個什麼葉言嗎?」

「額,認識。」男生愣了一下,點點頭。

「去宿舍把他給我叫來!」

看着男生小跑去的身影,馮主任無奈的搖了搖頭。

「小小年紀就爭風吃醋,成何體統!」

……

很快,葉言就跟隨着男生來到了林蔭小道上。

他也沒有想到,林月瑤居然會去找蘇瀟瀟的麻煩。

「你就是葉言?」

見到葉言,馮主任當即開口問道。

「是的。」葉言點了點頭。

「好,」馮主任轉頭指了指場中仍然在針鋒相對的雙方,「這兩邊都有人說是你女朋友,你這個正主來了,她們到底誰在撒謊?」

見到葉言到來,林月瑤立馬朝着他投去了一個希冀的目光。

她也沒有想到,自己只不過是想要找蘇瀟瀟找回場子,會鬧得這麼大,連保衛科都驚動了。

要是葉言站到對面去了,自己這臉豈不是丟大了?

「葉言,」她當即開口,「剛剛是我不對。」

「你對我的感情,我怎麼會不知道?剛才只是我在開玩笑而已。」

林月瑤的臉上瞬間裝出了楚楚可憐的神色。

葉言的眼神複雜無比,這樣的眼神,他曾經無數次在對方的臉上見到。

他也知道,如果現在自己選擇對方,那和對方的關係算是徹底確立了。

但是他太了解林月瑤了。

她是一個永遠會將錯誤歸咎於其他人身上的極度自私自利者。

所有的表情,對於她而言,只是一種手段而已。

真的相信她的表情,才是腦子抽了。

哪天腦袋上綠油油一片,怕是後悔都來不及。

只是這微微的停頓,在蘇瀟瀟看來,卻是一種遲疑。

「是啊,他畢竟追了對方這麼多年,又怎麼可能輕易放下呢?」

「是我自作多情了。」

「蘇瀟瀟,你這樣的人,怎麼會有人真的喜歡你呢?」

原本見到葉言到來而出現的驚喜之情,也漸漸消退。

正當蘇瀟瀟準備淡然接受一切之時,誰料葉言徑直朝着他走了過來。

「他想要做什麼?在林月瑤面前再羞辱一下我么?」

正當蘇瀟瀟心中驚疑不定時,葉言直接牽起了她的柔夷。

「放心,一切有我。」

他在蘇瀟瀟的耳畔輕輕說了一句,隨後轉過身。

「主任,這還用問嗎?」

「我的女朋友肯定是瀟瀟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