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進漫威,平分斯塔克天賦 第9章_塔靜小說
◈ 第8章

第9章

不是,我跟你們打有半毛錢的好處?

蘇晝當場就想認輸。

開玩笑!

跟他們打他還嫌棄掉價呢!

有這個功夫不如去想辦法把帕克撈出來抓緊時間學習。

只是此時,有人在場邊仗義執言。

「你們這是在欺負同學!」格溫毫不猶豫地從場邊走了進來。

「再說了和你們有衝突的是彼得·帕克吧!打不過帕克就來欺負他的朋友?」

「人多打人少,真是可恥!」

「呵,不滿意的話,在場有人願意替代帕克上場也可以!」

湯普森用威脅的目光掃視一圈,吃瓜的人們無一人敢吱聲。

見此,格溫放下手中的書本倔強地站到場**。

看到格溫願意為這個小子做到這一步,湯普森眼中的嫉妒之色更上一層樓。

東方小子別怪我欺負你。

要怪就怪你自己長得太討女人喜歡,和你配不上的人走得太近。

「哈哈,果然是個小白臉,你看只有個女人願意挺你。」

蘇晝見狀沒有說話,只是平靜地盯着滿臉囂張之色的湯普森。

他改主意了。

這種人渣,是該好好教訓一頓。

「蘇晝,小心一點。」

看着人高馬大的兩名壯漢,格溫面色微微發白。

「別擔心,把球傳給我,然後往後退一退。」

蘇晝輕聲安慰。

「哈,你小子還有幾分骨氣,知道是個男的不能一直縮在女人後面,你可比帕克那個小子強多了。」

湯普森咧嘴一笑,帕克那種怪物他打不過,這個瘦弱的東方小子難道對他還有什麼威脅?

格溫滿臉擔心地看着蘇晝,她可沒見過蘇晝在學校打過什麼籃球。

「蘇晝,實在不行的話就認輸,不要傷到你自己。」

蘇晝接過格溫傳來的球,原地運了兩下後,握在了手裡。

「蘇晝,你這樣就不能再運球了!」

他是真的沒打過籃球嗎!

格溫一驚連忙出聲提醒,此時的蘇晝十分靠近中場線,在這裡把自己憋死,那就太致命了!

「快把球傳給我,我再傳給你。」

蘇晝眼睛盯着籃板,忽然說道:「如果我們贏了的話,晚上來我家學習吧。」

「好,沒問題,但是你先把球給我!」

三分線內,本來還有些認真地湯普森兩人相視失笑。

他們竟然還有些擔心這個東方小子讓他們翻車?

他應該連籃球都沒打過幾次吧!

真是好笑極······

「刷——」

清脆的刷網聲在他們身後響起。

不可置信地回過頭,棕色的籃球自白網中落下,落到地面。

籃球與木地板接觸時產生的震顫感自他們的鞋底一向上傳導,讓他們的心臟亦是隨之顫動。

中線。

三分。

空心?!

場館內一時間鴉雀無聲。

蘇晝看着呆在原地不動的湯普森兩人,皺起了眉頭,真耽誤時間!

他還要去撈帕克呢。

「球,撿給我,快點!」

湯普森頓時回過神來,眼中凶光大露。

這小子,還使喚上他們了?

一介運氣球罷了,他還裝起來了!

看見球進了,一旁的格溫,下意識地用力握拳慶祝。

不過很快她又露出驚喜與擔憂半摻的神色。

「沒想到你力氣這麼大!但是這種球還是不好操控,下一次離近一點再投吧。」

蘇晝只是側過臉對她笑了笑,頭也不回的伸手接住湯普森用力砸來的籃球。

他笑眯眯地看着格溫,甚至沒有起跳,只是原地隨意地向籃筐一拋。

「刷——」

清脆的刷網聲彷彿是有蓋倫出了輕語,對着全場跳下大招。

一時間,眾人沉默又破防。

格溫臉上都露出了獃滯的神色,面前的少年一掃過去的慵懶與與世無爭,轉而透露着一種萬事盡在掌握的自信。

「嗯,怎麼不算好操控呢?」

聞言,格溫面色一燥,轉過頭去。

該死!

這傢伙這樣子怎麼這麼好看!

很······誘人?

另一邊,湯普森的臉上陰晴不定。

這一球難道還是運氣嗎?

在三分線外扔球砸到籃板,不少人都有這個力氣。

但是。

能夠如此精準地將其投入籃筐。

需要的就是對自己身體可怕的掌控力與球感。

這份球感哪怕是NBA球隊首發陣容中的巨星也不過如此吧!

如果說帕克那小子是力的巔峰,那麼眼前這個神秘的東方小子的技絕對已經登峰造極。

雖然蘇晝他現在只拿下了八分。

但是,剩下的這兩分自己又有什麼操作空間呢?

掙扎片刻,他沉重地開口。

「我認輸······」

「我拒絕。」

蘇晝淡漠地開口,「快點把球給我。」

「你!」

湯普森臉上一陣紅一陣白。

他難道連最後的一塊遮羞布都不打算給他留嗎!

好!

湯普森面色猙獰,使了個眼色,另一個人會意地向蘇晝逼近。

玩技術玩不過。

那就打身體吧!

「蘇晝!」格溫面露擔心之色,「他們要和你玩身體!」

「哦,不,我才不想玩男的!」

什麼時候了還在開玩笑!

看着逐漸向蘇晝逼近的兩人,格溫雙手交叉於胸前為蘇晝祈禱,心裏則是在抱怨。

那個帕克自己惹了事拍拍屁股走了。

留下蘇晝替他收拾爛攤子!

真是的!

另一邊,帕克終於和那老師敲定好了如何賠償,急匆匆地向著籃球場趕來。

該死!

剛剛看湯普森那個混蛋可沒有善罷甘休的意思。

他一定會再為難蘇晝的!

我都做了什麼蠢事,竟然把蘇晝牽扯了進來!

心中滿是悔意,帕克腳下的步子加快了幾分。

猛地撞開大門,他來到了籃球場。

只見兩名肌肉發達的白人直直撞向略顯清瘦的黑髮少年。

兩相對比之下,本就不胖的少年顯得更加纖細。

彷彿一碰就會被兩人撞飛。

可惡!

帕克摸向了腕部的蛛絲髮射器。

不管怎麼說不能讓蘇晝出事!

下一刻他的動作僵住了。

少年,抱球,三步,起跳。

在他跳起的一瞬間,運動中的兩名防守者正好與他相撞。

「砰!」

「咔嚓!」

即使離着球場有十幾米遠,他依然能清楚地聽到兩聲骨頭碎裂的聲音。

不來自於蘇晝。

而是湯普森!

兩名白人大漢重重向後倒去,不過沒人在意小丑一般的他們。

此刻的他們只是無關輕重的配角。

因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那躍起地少年身上。

帕克不可置信地看着飛在半空的蘇晝,那張揚的身姿,讓他彷彿重新認識了這位一直以來低調溫和的好友。

格溫看着單手托球,撞開湯普森兩人的蘇晝,震驚之餘更多的是鬆了口氣,還好蘇晝沒事。

至於場邊,無論是湯普森的小弟,還是被帕克暴力扣籃所吸引來的簇擁。

此刻他們都靜靜地仰望着半空那道統御了整座球場的身影。

「哐!」

籃球入筐,緊接着蘇晝落地。

場內無人敢出聲。

而蘇晝抬起頭,正好看見推門而來的帕克眼前一亮,拉着格溫就往門口跑。

「帕克,今天晚上繼續來我家學習,史黛西同學也會來。」

一把攬過帕克,光速逃離現場。

開玩笑,剛剛他自己下了多重的手他自己沒數嗎?

湯普森的胳膊估計都被他撞裂了。

不趕緊跑,等着賠醫藥費嗎!

「咔噠。」

三人跑出去後,球場的大門關閉。

獃滯的人群才反應過來。

熱烈的議論聲頓時衝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