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進漫威,平分斯塔克天賦 第6章_塔靜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嗯,沒事······」

蘇晝點頭,移開目光,這也讓帕克鬆了一口氣。

好強的壓迫感!!!

帕克近乎有些欲哭無淚,他明明是個橫拉幾噸重物都不在話下的硬漢吧!

奇怪地血脈壓制增加了。

話說現在幾點了,帕克下意識地掏出手機想要看一眼時間。

脖頸一涼,陰惻惻地聲音自腦後傳來。

「寫作業的時候擺弄手機幹什麼。」

遲來的蜘蛛感應轟然爆炸。

在大腦反應過來之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帕克原地一個托馬斯大迴旋翻到桌子的另一側,驚恐地看着彷彿閃現般出現在他身後的蘇晝。

「你是什麼時候過來的?!」

他的蜘蛛感應是盜版的嗎!

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額。」看着反應極大的帕克,蘇晝眨了眨眼大致猜到了他害怕的原因。

提高的靈性讓他對自己的能力有了新領悟。

剛才他用了一點點震波的技巧,抵消自己行動發出的聲音,再加上他本身對於帕克也沒有什麼『殺意』。

所以他感應不到也是正常的。

「嗯,和我高中班主任學的匿蹤步法,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帕克面露迷茫,他們兩個不是一個班的嗎。

布勒小姐還有這個技能?

「好了好了,快回來吧,繼續學會。」

蘇晝對着帕克招了招手。耳中響起的提示音又讓他面色一黑。

【好友托尼·斯塔克快意人生,達到巔峰倍感空虛,觸發平分天賦,機緣共享,你的生活閱歷得到豐富,獲得了新的領悟,學會了美式養腎法】

*!

蘇晝嘆了口氣,看着眼前認真學習的帕克。

想要讓他們好好努力學習,果然最好的方式還是把他們關到小黑屋裡由他親自盯着。

但是托尼這傢伙可不好隨便綁架,也沒有機會讓他處於一種極端的環境下一直做研究······

等等。

密閉的環境。

生死威脅。

只能做研究。

中東恐怖分子十誡幫申請出戰!

好了。

蘇晝嘴角勾出了耐克。

他又有計划了,但是計劃實行的前提還是要他先能去到托尼身邊當上實習員工。

所以······

「怎麼又停住了,是有什麼問題嗎?」

蘇晝看着抓耳撓腮的帕克詢問道。

「是啊,複習資料裏面有道物理競賽題就比較難,也說不上難,就是他的思路很變扭。」

蘇晝過去看了看。

嗯。

一個木板時而光滑時而粗糙的木板。

一輛摩擦係數一直在變化的小車。

可能在圖中任意位置落下來堆到車上的木塊。

擅長單臂反覆大迴環的軌道。

嗯,動了,高中理科生的基因動了。

「讓我看看。」

「蘇晝,這道題真的很難。」帕克委婉道。

下一刻,瞳孔地震。

蘇晝在紙上運筆如飛?!

公知上老美素質教育的說法一直甚囂塵上。

這話,對也不對。

人家也學數理化,但是不管怎麼說,他們不像國內那樣子,題目為了難而難。

只有小部分的競賽題會比較複雜。

而這就到蘇晝的強項了。

知不知道十八年應試教育集大成者的實力啊!(戰術後仰)

面前讓帕克抓耳撓腮的競賽題,放到國內充其量只是一道難題。

雖然上一次做國內的高中題已經是十八年前的事情了。

但是現在的蘇晝可是在平分天賦的加持下匯聚了托尼,帕克,斯凱的智商。

更別提帕克為他送來的期中知識點大禮包。

這波啊叫。

小小物理,可笑可笑!

帕克人已經看麻了。

一開始他只覺得蘇晝是在亂寫胡鬧,但是當他跟着蘇晝的演算推導題目,發現整個過程暢通無阻時。

他就老老實實地閉上了嘴。

我的上帝啊!

為什麼他做題步驟比拉肚子的本叔叔還流暢?

為什麼他的解題思路比肯尼迪還要腦洞大開?

啊?

Huh?

(Huh貓疑惑)

「嗯,最後一步再代入檢驗一下,沒有問題,新鮮的答案就出鍋了。」

蘇晝滿意地看着自己算出來的結果,卻沒想到沒有得到帕克的回應,奇怪地回過頭。

帕·呆若木雞·克正在迷茫地看着他。

壞了,不能給孩子整道心破碎了吧。

想像一下。

當你在學習的時候,你朋友左手鍵盤右手switch,腿中間還要夾個手柄。

你勸他學習,他說他就不是學習的料子,繼續玩的昏天暗地。

結果考試的時候,他運筆如飛提前交卷,答案滿分保送清北,站在苦哈哈考試失利地你旁邊,跳科目三。

誰受得了啊!

給孩子打擊的不想複習了怎麼辦!

蘇晝意識到是自己裝逼裝大了,給小蜘蛛男子漢驚到了。

不行,要把他的心態扳回來!

於是沉吟半響,臉上換上了三分得意,三分心酸,三分無可奈何還有一分漫不經心的餅狀圖表情。

「嗯,今天去超市的路上正好看見小藍鳥上的學習博主在講這道題,沒想到我還真記下來了。」

帕克的表情由麻木變成了動容。

他看着帕克笑了笑,「怎麼樣,我厲害吧?」

這就是蘇州嗎······

抓住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學習。

帕克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拳頭,勸說道「蘇晝,有空的話還是應該多看看基礎題,這種題就有些太偏門了。」

聽着帕克真心的話語,蘇晝眨了眨眼,點頭稱是。

而帕克又一次埋頭墜入了書海。

【你······獲得期中考試知識點1%(已獲得66%)】

······

半夜,紐約街頭,夜風微涼。

蘇晝與帕克一道向著帕克家走去。

蘇晝自然不是怕自己這位能橫拉二十噸重物的小兄弟遇到黑人大叔,痛失貞潔。

而是因為他能看着帕克多背一段路上的書。

嗯,乖仔學習的很沉浸。

蘇晝欣慰地看着捧書苦讀的帕克。

小蜘蛛很是沉浸,就連旁邊便利店,竄出來一個搶劫的老黑,他都沒有注意的。

哦,後面還跟着一個白人大叔?

咦?

白人大叔追上了老黑!

白人大叔在和老黑搏鬥!

老黑不講武德,掏出了美式居合。

「啪!」

白人大叔中槍倒地。

嘿,你別說,這大叔長得和帕克還有幾分相似。

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