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進漫威,平分斯塔克天賦 第5章_塔靜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帕克嘆了口氣不再勸說,而是拿出複習資料開始認真複習。

他在不久前就去過了奧斯本集團和康納斯博士有了交流。

哦,還被那隻蜘蛛給咬了一口。

接下來,他想要跟着康納斯博士繼續研究學習,發掘自己身體的潛能。

所以這次實習名額他勢在必得!

至於蘇晝·······

考試的時候他會儘力把答案傳給他的。

很快帕克便認真地沉浸在知識的海洋中。

【你的好友彼得·帕克刻苦學習,不懈鑽研,觸發平分天賦,你的智商得到增長,獲得期中考試知識點1%(已獲得52%)】

大腦獲得輕微的清涼感,隨後一枚知識的碎片便填補到蘇晝的大腦中。

嘿嘿~~

蘇晝樂呵呵地削了一個蘋果,貼心地插上小牙籤送到帕克面前。

「寶,好好學習,爸爸先刷個碗。」

「額,謝謝,」帕克感動道,然後出聲道,「我來幫你吧。」

「不用!」

看着他想要停止學習,蘇晝嚴厲地出聲阻止。

「你說最近和家裏面鬧得關係有點僵,學習也沒什麼勁頭,我才收留你來我家的。」

「不要辜負我的期待,孩子,這並不好玩。」

「好啦,我知道了。」帕克無奈地點頭,而後憂愁地嘆了口氣。

「你知道的,我最近一直在去康納斯博士那邊參觀,結果忘了去接梅嬸。我知道這是我的錯,但我還是······。」

他懊悔地搖搖頭,看着廚房刷碗的背影,眼中隱約有佩服的色彩。

「說真的蘇晝,那天要不是想起了你之前跟我說過要好好珍惜家人,我怕不是會任性地摔門出走了。」

自己的這位好友,從小就一個人艱難地長大,與他相比擁有梅嬸和本叔叔的自己又有什麼資格抱怨呢?

背對着帕克的蘇晝眉頭緊鎖,臉上滿是不耐之色。

不是哥們。

你學不學啊?

你快學會吧!

別玉玉啦!!!

「其實我覺得吧,沒什麼好擔心的。就拿東亞家長舉例,如果孩子能拿到一個好的成績,他們呢就會喜笑顏開。」

「所以說孩子,學吧。」

嘴上說著話,蘇晝心裏暗暗思量,看來原生家庭已經極大地阻礙了帕克學習的步伐了。

要不找個辦法把本叔叔和梅姨一起打包送上去吧。

哦,還有那個該死的康納博士。

自家帕克崽崽課內的知識都拿不了級部第一,學什麼課外的競賽強基!

嗯,把他們送上去之後,對帕克也有好處。

這樣以後他在天上盪蛛絲的時候就不怕太高的地方沒有東西用來掛着了。

另一邊,帕克聽到蘇晝的買話語,心頭一顫。

什麼東亞家長······

他明明幾歲的時候媽媽就去世了吧。

蘇晝這傢伙,平時看着自立強大。

實則心裏一直在想像自己如果有父母的話他們會怎麼對待他吧。

想到這裡,帕克鼻頭一酸,手中的筆握緊幾分。

現在想來,蘇晝哪裡是不愛學習啊。

是生活的重擔讓他拿不起筆啊!

洗碗聲傳到帕克耳中,彷彿是蘇晝對於艱苦生活不屈的歌頌。

是的,拿起盤子就拿不了筆,放下盤子就養不起自己。

即使生活如此艱難,他依然願意養一隻一頓飯能用臟三個盤子兩個碗的貓!

多麼強大的心理,多麼熱愛生活的男孩。

像自己這種空有一身變異帶來的蠻力的人,怎麼能和蘇晝這種扛起生活苦難的男人相比!

而有這樣優越條件的自己,卻只會惹家人上火,要知道,蘇晝的話只能按照東方的傳統給家人上上香吧!

該死,我竟然不抓緊一切時間學習,我真不是個東西啊!

下一刻,帕克將頭深埋書海中,開始苦讀。

【你的好友彼得·帕克刻苦學習,不懈鑽研,觸發平分天賦,你的智商得到增長,獲得期中考試知識點1%(已獲得53%)】

【你的好友彼得·帕克刻苦學······獲得期中考試知識點1%(已獲得54%)】

【你······獲得期中考試知識點1%(已獲得55%)】

······

進入卷王狀態的彼得·帕克給蘇晝帶來知識點的速度——是神速!

結合著今天方才從托尼身上平分而來的靈性,天賦塞入蘇晝腦中的知識被迅速的轉化理解,甚至生髮出全新的想法。

嗯,崽崽學習,崽崽乖。

蘇晝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只是下一刻就變得陰沉起來。

托尼花天酒地,托尼壞!

【好友托尼·斯塔克快意人生,心情愉悅,觸發平分天賦,機緣共享,你的生活閱歷得到豐富,學會了香檳塔的製作方法】

【好友托尼·斯塔克快意人生,心情愉悅,觸發平分天賦,機緣共享,你的生活閱歷得到豐富,學會了舞池小王子的999種舞姿】

【好友托尼·斯塔克快意人生,達到人生巔峰,觸發平分天賦,機緣共享,你的生活閱歷得到豐富,獲得了一半的快感,學會了斯塔克家傳十八式】

【請問是否要共享畫面,並且領取快感?】

領你*個**啊!!!!!!

坐在沙發上的蘇晝面沉如水。

該死,他贏了。

拳頭硬了!

值得一提的是從上午到現在,托尼一共觸發了一次五百萬美刀,又觸發了一次科研效果,為他增加了些許靈性。

除此之外,只有吃喝嫖賭的觸發平分。

他一直在快,意,人,生!

他真是該死啊!

帕克的蜘蛛感應忽然大作,警覺地抬起頭,竟然發現這份煞氣的源頭竟然是洗完碗坐在沙發上的蘇晝。

他雙手交叉撐在下巴上,帶着煞氣的目光深遠地望向前方。

這是又遇到困難了?

帕克抿了抿嘴唇。

還有什麼能讓蘇晝犯愁到這種地步呢?

一定是只有生活吧。

「蘇晝······」

「嗯?」

利劍般的目光橫掃過來,帕克的蜘蛛感應像是瘋了一般震得他耳暈目眩。

蘇晝只是個普通人吧!

他是個超能者吧!

生活的逼迫下普通人也能迸發出這麼大的潛力嗎!!!

「不學習是有什麼事嗎?」

蘇晝淡淡開口,那冰冷的語氣,聽的帕克下意識就是一個哆嗦。

雖然以前從未接觸過,但是在聽到的一瞬間,他就意識到:難道這就是東亞家長在教訓不學習的孩子的時候的語氣嗎?

「嗯,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