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到四合院,我靠簽到得無數技術全集 第8章_塔靜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偷東西還這麼囂張?

「抓起來,送到公安局去」

「就是就是,抓起來,送公安局」

「偷東西認罪態度還極差,必須把他送去法辦坐牢」

一時間,公交車上群情激憤。

還有三個健壯的漢子自告奮勇的過去就要按住偷盜老漢。

李建勛以為這件事就這麼落下了,哪知突然有了變故。

偷盜老漢突然暴起,一掌打翻一個,三下兩下就把衝上來要按住他的三個壯漢打倒在地。

三個壯漢瞬間倒在地上一動不動,呼吸都似有似無的。

這一幕瞬間嚇壞了所有人,就是李建勛和小姑娘都被嚇了一跳。

「高手,暗勁高手,實力不比全叔差多少」

李建勛心裏一下就有了判斷。

雖然他實力不咋滴,但是經常接觸軍中各類高手,這點眼力見還是有的。

更可怕的是,這老漢腰間別著兩把手槍。

剛才這老漢動手時,腰間衣服里透出了輪廓。

這下,可就更危險了。

只能智取,不能力敵。

想到這裡,李建勛隱隱感覺到這件事情的走向越來越神秘。

一個暗勁高手去偷東西?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暗勁高手可不是大白菜,自己有名師教導還有草藥煉體,苦練數年才達到明勁。

距離明勁巔峰都還有相當大的距離,更何況暗勁,可見暗勁高手之稀缺。

可以這麼說,一個暗勁高手放出消息給人效力,多少高層願意花大價錢搶着要。

這人卻反常到在這裡偷錢用,說明他身上藏着秘密,身份不能光明正大的示人。

再結合他隨手把偷來的兩張大黑拾扔了,說明他現在雖然缺錢但又看不上這點錢。

符合這些條件的,只有一類人。

破壞分子,敵特。

「嘶,有點刺激了!」

李建勛感到一陣後怕,幸虧剛才自己三思而後行了,不然有可能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

偷盜老漢要是突然偷襲他,他可反應不過來。

越想越嚴重,搞不好一個不小心把命都交代了,他還沒娶………他還得留着有用之軀建設祖國呢!

李建勛不動聲色的摸了摸腰間的袖珍勃朗寧,慌亂的內心才逐漸平穩起來,有了眾生平等神器多少有了些底氣。

即便這樣,他也不敢大意。

暗勁高手,十步之內,比槍快。

偷盜老漢看到自己把所有人鎮住了,再次露出那陰險不屑的笑容,這次笑的更肆無忌憚了,以至於大黃牙都露出來了。

接着,偷盜老漢又把目光轉移到小姑娘身上,一時間也被小姑娘吸引住了。

不過僅僅是一兩秒鐘的時間就清醒過來,陰險的笑容逐漸變得猥瑣,眼裡的邪光都露出來了。

「小姑娘,挺有膽識啊,打擾了我那就跟我走一趟吧」

偷盜老漢用沙啞的聲音說道,邊說還邊往小姑娘這邊走去。

李建勛能明顯感覺到小姑娘身上正在顫抖,呼吸都急促了。

偷盜老漢越走越近,他的笑容也越來越瘮人。

小姑娘緊張的往後靠,嘴上喊着:

「你別過來,你別過來」

「我告訴你,我要是出事了,我們家不會放過你的,你絕對逃不掉」

小姑娘試圖用狠狠的言語把他鎮住。

可惜小姑娘嬌弱的身形加上那強裝的狠勁反而讓他越來越興奮,眼裡邪光更盛三分。

偷盜老漢絲毫沒有停止腳步,越走越近,明顯沒把這話放在心上,隨後的一句話證明了剛才李建勛的猜測。

「我亡命天涯都多少年了,已經習慣了,帶着你往深山老林里一鑽,誰能找到我?」

「就算找到我又怎麼樣?能抓的住我嗎?老天對我不薄,這輩子我什麼女人沒玩過,沒想到還能碰見這麼一個雛」

「你要是聽話,我會輕點對你的,你要是不聽話,別怪我下狠手,你越反抗我越興奮,我興奮勁上來,你可就遭老罪了」

小姑娘嚇得臉色煞白,眼淚都快出來了。

「爺爺奶奶,爸爸媽媽,來救救我」

「嗚嗚,我不想和你們分開」

突然,一陣破空聲傳來。

原來是公交車司機悄悄拿着一根鐵棍往老漢頭上打去。

這下,李建勛知道,他不出手不行了。

一個普通人,面對暗勁高手,就是案板上的魚。

暗勁高手不僅身手高強,意識和反應都是一流的。

果然不出李建勛所料。

老漢頭都沒回,往後隨手一抓,劈來的的鐵棍穩穩的落到他手上。

公交車司機顯然沒想到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人這麼厲害,嚇得下意識鬆開手。

偷盜老漢也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反手持棍,就要從公交車司機身上插過去。

公交車司機如果被這一鐵棍插到,必死無疑。

李建勛可以容忍人民群眾丟失些財物,但是決不允許他們有生命危險。

這是底線,也是享受了**後應該承擔的責任。

「不要啊」

小姑娘看到公交車司機馬上要死在這鐵棍下,嚇得尖叫出來。

「嗖」

「砰」

「嗡嗡嗡~」

一聲過後,鐵棍插到旁邊車廂上。

因為力道太大,鐵棍尾部顫抖個不停,還伴隨着嗡嗡的聲音。

公交車司機驚魂未定的倒在地上,面露恐慌。

剛才那一刻,他彷彿看見了他太爺。

戳向公交車司機的鐵棍為什麼會戳斜了呢?

沒錯,李建勛出手了。

剛才他想出手把戳向公交車司機的鐵棍打飛,哪知這老漢手上功夫太穩,只是把鐵棍打歪了一點。

李建勛又喜又驚。

喜的是總算把司機救下了。

驚的是,剛才交手那一下他感覺出來了,老漢要殺他,明着三招就夠了。

第一招把他打倒,第二招把他打成重傷,第三招就能要他的命。

這老漢,竟然比趙忠全要厲害。

「呵呵,竟然又來個不怕死的」

「手上有點功夫就學別人出頭,你家大人沒教你嗎?功夫不行還逞強,是會出人命的!」

老漢停下腳步,打量了一下李建勛。

隨後露出疑惑的神色,細看之後,問道:

「小子,李豐達是你什麼人?」

這下,李建勛內心一驚。

這人竟然認識老爺子。

看來這老漢比自己想像的還要神秘還要危險啊,竟然還認識老爺子那個層次的人。

不過,李建勛臉上並沒有表露出來,反而還是那副淡定的神色看着他。

畢竟,小美女還在旁邊,要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