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到四合院,我靠簽到得無數技術全集 第7章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攜槍這一塊壓根不需要擔心,現在全國解放時間不長,國內特務和反動派還不少,所以槍支管理也沒後世那麼嚴。

民兵、派出所、工廠保衛科都是能配槍的單位,甚至有的還配備了小型迫擊炮等。

民間呢也有極少一部分人可以攜槍,這一部分人里絕大多數都是退伍軍人。

國家允許這些退伍軍人把作戰槍支帶回去。

一是感謝他們為國家做出的貢獻,第二就是希望他們能夠保衛好國家安全。

不過,前提是有持槍證明信。

………

中午的時間,李建勛沒閑着,一直在房間里規劃小院。

這可是他的第一個家,以後還得長時間待在這,所以規劃的特別認真。

在李建勛的規劃里,小院新起的房間坐北朝南,建四個大間、兩個小間、一個廚房、一個儲物間、一個廁所還有一個雨棚。

四個大間上面建一個二層小閣樓,這樣能看到整個四合院的情況。

以後院子里鬧事情的時候方便看熱鬧,還不用和他們擠來擠去。

得,這壓根沒安好心吶。

主卧房下面挖一個隱蔽的地下室,可以用來儲存貴重物品。

還有廚房和廁所,一定要大一點。

四九城的冬天還是很冷的,以後得裝暖氣,採暖爐只能裝在廚房裡。

廁所也得單獨設一個內間,外間上廁所,內間可以洗澡。

四合院里上百口子人,李建勛可不想和這些人一起上土廁所,那味道太刺鼻了,辣眼睛。

院子里還得挖一個大地窖,方便儲存東西。

剩下就是這一百大幾十平的荒地了。

房屋周邊的這一半建成花園,裏面再建上涼亭、走廊,方便休息乘涼娛樂。

另一半開成菜園,沒事種點菜,吃些新鮮的菜也方便。

院牆還得加高,不然棒梗這種慣偷會翻進來偷東西,上面再插上玻璃瓶碎片。

月亮門也得換,換成裏面是實木外面是鐵皮的雙開門,結實牢固。

房子後面還得開一個隱蔽的小門,大院里人多眼雜,開個後門方便出去偷腥,額~,是辦事,辦事。

至於下水道啥的,這就不在李建勛的考慮範圍內了,讓修建房屋的師傅考慮去吧。

終於結束了,李建勛站起來舒舒服服的伸了個懶腰。

他對這次的規劃很滿意,也很期待以後建好的房屋。

趁着下午還有大把的時間,李建勛打算先去弄一輛單車騎着。

四九城這麼大,自己總不能來回走着吧。

這樣讓昔日小夥伴看到,不丟死人了。

從賓館到供銷社步行要一個小時,李建勛此刻有點後悔讓趙忠全先回去了。

沒辦法,坐公交車吧。

等他登上公交車的那一刻他就後悔了。

這個年代的公交車玻璃是密封的,通風條件不好,還沒有空調。

最關鍵的是,一上車這個味啊,一股腦的往他鼻子里鑽。

還有,這公交車的座椅邦邦硬,過坑過坎的時候公交車恨不得蹦三尺高。

「特么的,搞什麼搞?」

李建勛沒辦法,只能找地方坐下。

坐了一會,李建勛實在無聊,現在又沒有手機可看,只能往外看風景。

可能是下午的原因,公交車上的人都打不起精神,昏昏欲睡。

相反,李建勛倍受煎熬,一點睡意沒有,反而十分清醒。

突然,他通過窗戶的反光看到前面有個矮瘦的老漢竟然偷偷往旁邊的人兜里伸手。

好傢夥,坐個公交車都能趕上這種事。

李建勛是誰啊?

那可是社會主義接班人呀。

他能不管嗎?

不能!!!

惡意偷盜人民群眾財產,就是犯罪。

堅決與犯罪不夠戴天。

李建勛剛要起身化作正義的使者,大聲制止,盜竊老漢的眼神就瞄過來了。

這盜竊老漢可能是感覺到李建勛發現他了,盯着他露出一個陰森的笑容,腰間的匕首還特意露出半截,明晃晃的。

「額~」

李建勛認真考慮了一下。

他是誰啊?

留學回來的工程師呀。

現在國家正是發展的關鍵時期,人才緊缺,這其中少不了自己出力呀。

萬一自己要是有個閃失,那就不是自己的事情了,那是國家的損失,人民的悲哀。

他得留着自己的有用之軀,為新中國開闢一條光明的大道。

所以,他為了大局考慮,打算裝作沒看到。

不過,這個年代,不缺少無私無畏的熱血新青年。

「住手,你個小偷」

李建勛身後傳來一道嬌喝聲。

瞬間,全車的目光都被這道聲音吸引過去了,李建勛也不例外。

司機都下意識的踩住剎車,緩緩往路邊停靠。

「呦呵,這還是個美女吶,我怎麼上車時候沒發現呢?」

李建勛氣的想拍大腿,早發現不就坐一起了嗎。

這小姑娘長的確實不錯,二十歲左右,皮膚白凈,櫻唇瓊鼻,眼睛透着明亮和單純,單看外貌就是一個少見的美女。

身上穿着乾淨整潔的小洋裝,腳上蹬着女士小皮鞋,把苗條的身材襯托的更加完美,該凹的地方凹,該凸的地方凸。

小姑娘看到全車人的目光都聚在她身上,臉色突然變紅,有點不好意思,低聲說了一句:

「大家別看我呀,前面那個是小偷」

說完,她還伸出白凈的小手指了指前面那個老漢。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有點意猶未盡的把頭扭過去,生怕讓小美女討厭。

這個年代的人,太樸實了。

只有李建勛這種不要臉加厚臉皮的,還一個勁的盯着小姑娘,眼睛都不帶動的。

不過眼睛不動歸眼睛不動,腦子還是在動的。

李建勛看小姑娘的氣質和這一身穿着,再看看她身邊大大小小的禮品袋,就明白她家裡也不一般。

這年頭,家裡沒條件的,誰捨得花大價錢買這麼一身,還能隨手買這麼多禮品。

小姑娘也看到李建勛一直盯着她看,頓時把頭低下了,心裏還暗暗的想:

「這人怎麼這麼沒禮貌,一直盯着人家看,不過這人長的還挺帥的。」

想到這,心裏也沒有反感,反而還有一點小欣喜。

美好的時候總會被不美好的現象打斷。

公交車司機停穩車後,走到老漢面前,說道:

「同志,把偷的東西交出來吧」

老漢露出不屑的目光,緩緩的從懷裡掏出兩張大黑拾,隨後扔到公交車司機臉上。

這一下,不僅把公交車司機氣到了,還把車上的人都氣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