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到四合院,我靠簽到得無數技術全集 第6章_塔靜小說
◈ 第5章

第6章

「小李,我這邊也有點事,脫不開身,你在這裡安心住就行,下午我讓修建房屋的雷師傅過來看看,你告訴他怎麼規劃,剩下他就辦了,修建房屋這一塊,他門清」

「以後有啥事直接來街道辦公室找我,我一般都在那,好了我先走了」

王主任看到楊廠長走了,她眼睛一轉,也找了借口走了。

李建勛這人情雖然不大那可

也得好好留着,以後可是要用在關鍵地方的,這如果讓一頓飯給抵了,想死的心都有了。

「得,這一下還跑沒人了」

李建勛自然想不到楊廠長和王主任還藏着這麼一個小心思。

隨後他又在院里隨便走了走看了看,越看越滿意。

廢話,你讓誰誰不滿意?

這個年代,一家人能有間房子住就不錯了,能有兩間房的就算是非常好的了。

四九城內多少人還搭着棚子睡覺呢,這可是四九城,更別提四九城以外的地方了。

還有一點,院里絕大多數房子都是軋鋼廠臨時分配給工人住的,以後工人去世或者調崗可是要收回的。

李建勛這個跨院可不是,戶名地契都在他這,這以後就是他的私人財產。

據他所知,整個四合院,除了他本人,也就何雨柱家、聾老太太家這兩家的房子是屬於自己的,其他家都是隨工人名額分配來的。

趁現在還早,修建師傅還沒來,先去吃口飯,順便畫個規劃圖方便修建師傅改造。

四九城吃飯的地他能看上眼的也就那麼幾家,全聚德、東來順、和平飯店、鴻賓樓、天福號、柳泉居這幾家。

得,簡單對付口吧,就去天福號吃醬肘子吧!

李建勛要錢有錢要票有票,自然不會讓自己缺了嘴。

尤其在外這三年,很少回家,都想念這一口了。

天福號的醬肘子醬香濃郁,肥而不膩,瘦而不柴,曾經可是清廷貢菜。

說走就走,坐上吉普車就出發。

到天福號後,李建勛第一時間就把老六召喚出來。

「老六,天福號可以簽到不?」

【叮,非重要地標,無法簽到】

「跪安吧」

吃過飯後,李建勛打算找個國營賓館先住下。

這兩天先把房子的事情安排好,然後再去軋鋼廠報到。

到達賓館門口後,李建勛還是不死心。

「老六,國營賓館可以簽到不?」

【叮,非重要地標,無法簽到】

「行,你個老六,小爺算你狠」

李建勛憤憤的下了車,車門摔得啪啪響。

隨行的司機趙忠全看着李建勛由喜轉怒,一頭霧水。

不過他啥也沒問,跟着下了車。

趙忠全今年四十一歲,精通八極拳和戳腳,暗勁高手,打十個八個人像玩似的。

抗戰期間,曾打出輝煌戰績,一個人連續挑翻二十七個日本矮子兵,因為體力消耗過大才停手。

他是老爺子當年的警衛員之一,跟隨老爺子南征北戰,曾經替老爺子擋過槍,是老爺子的救命恩人,所以李建勛全家都很尊敬他。

後來全國解放,趙忠全老家裡沒人了,沒地方可去,老爺子就一直把他帶在身邊。

期間,老爺子還讓他當了李建勛一段武術老師,和李建勛關係極好。

「全叔,你回去吧,以後我不喊你你也別來了,到家告訴老爺子和我媽,我這一切都好不用擔心,有時間我會回去看他們的」

李建勛對着趙忠全說道。

「那行吧,有事你和我聯繫,我隨叫隨到,還有這個包,首長出門囑咐我一定要給你,這是你母親和首長給你準備的」

說完,趙忠全就從車裡提出一個軍綠色的包,看着裏面鼓鼓的。

李建勛也好奇了,這包裝的啥東西裝的這麼滿?

打開後,首先是一張通行證,拿着這個證能自由進出軍屬大院。

擦,沒用的東西。

我的臉比這個通行證還好用。

下面是一堆票據,各種各樣的票據一沓接一沓,糧票、肉票、油票等等。

這個年代糧食緊缺物資匱乏,所以施行憑票購需的政策,不僅需要錢還需要票。

憑票購買限量供應,買油有油票,買布有布票,買肉有肉票等等。

如果有錢沒票,那就只能去黑市購買。

地方**對此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總不能把老百姓餓死吧,都是為了生存。

再往下,是厚厚一沓子大黑拾。

數了數,abc整,這個可以有,正好自己修建房子需要錢。

李建勛心裏暖暖的,這一看就是自己老媽準備的。

「老媽真是的,我上哪不能坑………上哪不能掙,還用給我備着」

李建勛心裏感動但嘴上不說,只是低聲輕喃。

一旁的趙忠全聽到後,腦門落下一條黑線。

得,這少爺性格還是沒變。

人送外號:大院狗不理。

坑人的事乾的太多了,周圍幾個大院同輩和同輩以下的哪個沒讓他坑過,都給坑怕了。

忽然,李建勛手往包下探的時候,摸到一塊冰涼的鐵疙瘩。

拿出來一看

嚯,持槍證明和一把袖珍版勃朗寧手槍。

這一看就是老爺子準備的,因為這是老爺子的隨身配槍。

小的時候李建勛三番四次的要都沒得逞。

要知道,這手槍可是頂層人物親手交給老爺子的。

袖珍勃朗寧槍長11厘米,彈容八發,射程四十米,重350克。

這玩意,放在衣服里壓根瞧不見。

「全叔,這太貴重了,你還是還給老爺子吧,萬一我給弄壞了那就太對不起老爺子了」

「老爺子要是心裏過不去,我這也好說話,讓他隨便給我找把黃金手槍送來就行,我沒那麼挑」

李建勛邊說著,邊把玩着這把袖珍版勃朗寧,越看越喜歡,一點也沒有要給趙忠全的意思。

趙忠全顯然習慣了李建勛的作風,沒接他的話茬,說道:

「首長讓我轉告你,這把槍對他甚至對整個家族來說都意義非凡,不到危險關頭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要拿出來用,小心做人大膽做事」

李建勛聽完後,神色複雜,露出感動的眼神。

他又不是傻子,自然聽得懂老爺子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老爺子的意思很簡單,放手放心的往前干,但不要太張揚,出了問題他給擔著。

李建勛收起表情抬起頭,目光堅定,說道:

「好了,我知道了,全叔你回頭轉告老爺子,我一定大膽做事,讓他提前做好心理準備,哈哈」

「走了,從此海闊憑魚躍,床寬任我眠」

趙忠全一個踉蹌,差點閃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