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到四合院,我靠簽到得無數技術全集 第10章_塔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這個年代可不像後世那麼開放,哪有人會**裸的說這麼「不要臉」的話。

幸虧李建勛長的還比較帥氣,這要是長得丑的,不知道進去蹲多少回。

公交車上的人聽到也無語了,原本以為你是個英雄,沒想到你是個花花公子。

後悔,剛才鼓掌有點草率了。

眾人惋惜一朵鮮花即將插在牛糞上了。

反正,只要他們得不到,就得惋惜。

這個時間,派出所人員也到位了。

原來,公交車不按指示牌停靠在路邊的時候,就讓路人感到好奇。

當他們看到裏面有人動手時,立馬報了警。

不要懷疑四九城人民的速度,多少人在這裡被群眾揭發,折戟沉沙。

派出所人員迅速上了車,剛看到眼前景象時,大吃一驚。

把人打暈了,還當豬一樣捆着。

公安同志說道:

「誰動手的?」

李建勛沒功夫搭理他,正聊的火熱呢,家庭詳細地址都套……主動說出來了。

公交車司機只能走過去,把事情原委如實說了一遍。

「同志,你別誤會,這個人是個高手,還帶着兩把槍呢,幸虧那個小同志出手把他打暈……額制服了」

「你看這個老漢一出手就把三個壯漢打暈了,這老漢不僅惡意傷人,還想殺了我然後姦汙那個女同志,要不是這個小夥子出手,我們可就危險了」

「而且同志,我懷疑這個人是敵特,因為他自己親口說的亡命天涯多少年還帶着槍,你好好查查,這老漢身上肯定背着命案吶」

公交車司機話音剛落,幾個群眾就開始出聲附和。

「是啊同志,你不知道剛才多兇險,這個老漢跳起來就要殺人」

「幸虧有這個小同志,不然沒人能制服他,那時候我們全車人可就遭殃了」

「同志你可得好好查查,不能冤枉了好人,人家小同志冒着生命危險幫我們吶」

「對公安同志,我可以作證,這個小同志是為了保護我們才出手的」

「我也能作證」

「還有我,我也能作證」

現場你一眼我一語,聲音瞬間雜亂起來。

一個公安領導模樣的人站出來了,努力了半天終於讓這些人安靜下來了。

「好同志們,我聽懂了,既然大家都願意為這個小同志說話,還願意作證,說明這個小同志是沒有問題的」

「大家先不要急也不要緊張,我們會把一切都調查清楚的,絕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

說完,公安領導走到老漢身邊開始打量。

忽然,他好像發現了什麼,緩緩蹲下來細心的觀察。

「撕拉」

一張麵皮被撕了下來。

原來剛才李建勛抽的太歡,把他麵皮都抽的翹邊了。

「趙通信,好傢夥,這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呀」

公安領導撕下麵皮後,一眼就認出來了。

敵特趙通信,公安部督辦的幾個頭號敵特之一。

這個趙通信是舊黨的地下人物,殘害了不少同胞和革命人士。

但是由於他身手了得,一直沒抓到,所以逍遙法外。

現在好了,終於落網了。

公安領導連忙吩咐道:

「小羅,快去到局裡彙報,說趙通信被抓到了,讓派專人來押解回去細心看守」

「好的,許所長」

這人竟然是當地派出所的所長。

隨後,許所長走到李建勛身邊,李建勛無奈,只能暫時停止他和葉含芝的情感交流。

那無奈的眼神,讓葉含芝再次發笑。

許所長明顯激動的不輕,親切的拉起李建勛的雙手,說道:

「感謝英雄,沒有你我們現在都還頭疼怎麼抓到趙通信,他一天不被抓到,國家和人民就一天面臨著危險,我代表公安局向你表示感謝」

說完,往後退了兩步,鄭重的向李建勛敬了個禮。

那李建勛能受這個禮嗎?

他急忙回禮,說道:

「許所長,你們沒日沒夜的為人民安危着想,我這只是做了我力所能及的事情。」

「哈哈哈,小同志思想覺悟很高呀,這樣你也別喊我許所長了,我叫許樹壯,我託大你喊我一聲許叔,這次承你的情了,以後有啥事儘管來所里找我」

「哦對了,還得麻煩小英雄去所里做一下筆錄,你留個地址啥的,然後公安部那邊會有嘉獎,嘉獎一下來,我第一時間給你送去」

李建勛忙回答:

「那好,許叔,我叫李建勛,你喊我小李就行,只是不知道這個筆錄要多久,我這邊還要送我媳……送這個小姑娘回家呢」

「很快很快,到所里第一時間就給你做,然後我派車把你送到要去的地方」

李建勛剛要推辭說不用所里安排車送,就被許樹壯攔住了。

「小李,我們公安系統為了抓住這個趙通信,犧牲了多少好同志,你能幫我們抓到他,就是在拯救我們公安系統人員的性命,我們不管做什麼都不足以表達我們的感謝」

「額,那好吧」

李建勛也沒再推辭。

「這是這敵特的兩把槍,許叔你收好吧」

許樹壯接過槍,又隨手遞給後面警員。

「還有個問題,這趙通信實力非同小可,一手白眉拳打的出神入化,就是公安系統一些有名的高手都不敢和他一對一的硬碰。」

「小李你能幾招把他打成這樣,莫非已經達到化勁的地步?不知道小李傳承的是哪一派系?」

許樹壯湊過來悄悄詢問。

他問這話自然不是無的放矢,作為四九城派出所所長,一些派系的傳承人他還是知道的。

但是他知道的那些傳承人和眼前這個年輕人都不符合,所以他起了心思替領導招攬。

現在公安系統壓力太大了,外有國外勢力滲透,內有敵特伺機搞破壞,公安內部急缺高手坐鎮。

眼前這個小夥子要是沒有派系,那就不能放過。

能一對一把趙通信放倒,放到公安系統裏面絕對排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