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窮鬼,我採集山貨就能暴富 第9章_塔靜小說
◈ 第8章

第9章

【叮】

【野山參年限為22年,參考價格3萬元】

系統給出人蔘的參考價格。

陳默表情再次一喜,如果系統沒有給出參考價格的話,他們兩個可能真就把山參以5000的價格賣出去了。

陳扁鵲雙眼放光:「表哥把它賣了,咱們能買不少好酒好菜啊。」

陳默手指敲在陳扁鵲腦袋上:「腦袋裡除了酒就是肉,能不能有點出息。」

陳扁鵲揉着腦袋,不解的問道:「好吃好喝不就是有出息嗎?」

恍惚間陳默覺得陳扁鵲想法雖然簡單,可也不為一種通透。

沒有對陳扁鵲隱瞞:「這根山參最低值兩萬元」陳默沒有說系統的參考價,因為兩人沒有門路,很難賣到那麼高的價格。

「兩……萬?表哥怎麼可能?」陳扁鵲知道村裡也有挖到野山參的,大多都是幾千塊錢成交,最多的也沒有超過上萬塊錢。

所以在陳扁鵲思維里,野山參大概也就值幾千塊錢。

陳默點頭:「當然買家很重要,咱們如果賣給那些到村裡收山貨的人,他們一定拚命壓咱們價格。」

陳扁鵲也不笨,立刻聽懂陳默的意思:「表哥你的意思咱們去縣城自己賣?」

陳默搖搖頭:「縣城也不行,咱們要去市裡才可以。」

陳扁鵲擼胳膊挽袖子:「好啊表哥,那咱們就去市裡,市裡飯館更多,到時候大吃一頓。」

陳扁鵲對食物的追求,遠大於對金錢的追求。

陳默也不喜歡那些為了錢,勾心鬥角的人。

用布將野山參包好揣進懷裡,暗中收進空間。

只有空間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拍拍陳扁鵲肩膀:「走吧回家。」

陳扁鵲仰起頭,兩人不知不覺已經忙到晚上八點。

往回走最起碼還需要三個小時。

依靠手機照明往村裡走,夜晚森林顯的詭異莫測。

時不時遠處傳來獸叫,還有貓頭鷹發出咕咕的鬼叫聲。

陳扁鵲轉過頭,用手電筒照在自己下巴上:「表哥,你說咱們不會遇到鬼吧?」

陳默踢陳扁鵲一腳。

「鬼嚇不死人,人嚇人才能嚇死人。」

陳扁鵲吐了一下舌頭轉頭繼續往前走。

陳默則是查看系統兌換列表。

現在有28000多積分,他要好好策劃一下怎麼用,才能給現在的他帶來最大收益。

系統空間一定要再兌換一些。

一平方根本不夠做什麼,他進去只能站着。

積分充裕索性直接又兌換三平方。

【叮】

【三平方空間兌換成功,積分-6000】

陳默溝通系統空間,裏面已經變成一個兩米乘兩米的正方形。

還剩下22000分。

陳默決定增強身體素質,他還記得系統提醒過他。

只要將視力提升到8,就能獲得雷達功能,可以探測10米內的山貨,提升到10就可以探測20米內的山貨。

有了雷達功能,將會大幅度減少自己尋找山貨的難度。

而他現在視力是4,五千積分升一點,剛好能升到8。

「系統兌換4點視力增強。」

【叮】

【4點視力增強成功,積分-20000】

【叮】

【恭喜宿主視力達到8,可掃描10米內的任何情況。】

陳默腦海里突然出現一幅畫面,是他附近十米的地面掃描圖,隨着自己移動,畫面也在移動。

即使是夜晚,畫面里也像白天一樣非常清晰。

距離他3米的位置,有一小團蘑菇。

距離他6米的位置,有一條蛇正吐着信子,準備捕捉一隻覓食的老鼠。

陳默就像看電視一樣,看着腦海里的畫面。

兩萬積分花的值啊!!

他現在就是一個人形雷達!

「扁鵲!」陳默突然叫了一聲,嚇了陳扁鵲一跳。

趕忙回過頭:「怎麼了表哥?」

陳默指了指陳扁鵲前面一米遠的距離,地上橫着一根像枯樹榦的東西。

如果不仔細觀察,絕對會一腳踩上去。

「我擦,這麼粗的土球子。」陳扁鵲認出蛇的樣子,一下蹦到陳默身邊。

土球子也叫烏蘇里蝮,是東北一種含有毒性的蛇類。

陳扁鵲站在旁邊,依舊一副心驚膽戰的樣子,毒蛇可把他嚇的不輕。

陳默鎮定揮下手:「從那邊走。」

如今他有雷達功能,可以完美避開一些危險。

只是雷達功能需要浪費他的精神力,這才開了十幾分鐘,他竟然感覺有些疲憊。

也可能他這副身體,其他數據太差的原因。

今天累了一天,以他現在狀態最多堅持半小時,如果滿血狀態應該在兩三個小時左右。

不過也夠了。

兩人東拐西拐,比來時多浪費了大概半小時的時間。

陳扁鵲發現一個奇怪的事情。

每次表哥叫他拐彎的時候,那前面一定會有隱藏的危險。

走出大山,陳默已經身心俱疲。

單手掐了掐鼻樑:「我不行了,今天你先回家,明天咱倆去市裡。」

陳扁鵲看到表哥疲憊的樣子有些心疼:「表哥要不我先把你背回去吧。」

陳扁鵲的體質,要比陳默好上太多。

爬了一天山,現在還跟沒事人一樣。

陳默搖搖頭:「沒事,就是有點累。」

趕陳扁鵲走後,陳默踏着月光返回自己家房子。

超市已經關門了,索性將今天採的蘑菇全部收進空間里。

反正裏面有保險功能,有時間拿出去賣也是一樣。

簡單洗了把臉,陳默躺在床上直接睡死過去。

不知過去多久,

陳默感覺鼻子有些發癢,睜開眼一張大餅臉正對着他。

「嘿嘿嘿,陳默哥你醒了?」

牛小娟站在炕邊,居高臨下看着陳默,說話噴出的唾沫星子噴陳默一臉。

陳默一骨碌從炕上爬起來:「不是,你怎麼進來的?」

牛小娟還是嘿嘿嘿的笑道:「你家大門沒鎖,我以為你醒着,就進來了啊。」

陳默扶着腦袋,昨天太累了,進家的時候竟然連房門都忘了鎖。

不過他家除了他自己,也沒什麼好丟的。

「有事嗎?」

「陳默哥昨天上山,你也沒招呼我,所以今天我來找你一起去。」

陳默打了一個哈欠:「不是哥不想帶你去,是你那個爹不讓你跟我去啊。」

提到牛大元,牛小娟咬着嘴唇。

沉吟許久後牛小娟突然開口:「陳默哥咱們上山把生米煮成熟飯吧,這樣俺爹就分不開咱們了。」

陳默……

伸手摸在牛小娟額頭上。

「你果然發燒了,不怪你,出去玩去吧。」

牛小娟也摸向自己額頭:「沒有啊,陳默哥你在摸摸,我沒發燒。」

陳默趕緊下炕穿鞋跑出屋外,以他現在的身體素質,他真怕牛小娟對他用強,他連反抗都夠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