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窮鬼,我採集山貨就能暴富 第7章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牛大元跑來發瘋,陳扁鵲第一個不答應。

擼起袖子指着牛大元:「你女兒長的豬樣。我表哥怎麼可能看上她。」

牛大元也擼起袖子:「小兔崽子,我看你就是跟陳默學壞了,我幫你父母管教管教你。」

看到兩方要打起來,陳默趕忙放下手裡盤子。

兩步跑到兩人中間。

先讓陳扁鵲住嘴,又對牛大元說道:「如果你繼續吵下去也行,反正丟人的是牛小娟。」

牛大元氣憤的看着陳默:「你們兩個在山上幹什麼了?」

陳默:「我說的你信嗎?你還不如回去問你女兒。」

牛大元頓時被噎住,剛才他回到家急火攻心,罵了牛小娟幾句轉身就過來了,還真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

「以後不許你跟我家小娟說話。」牛大元瞪着牛眼威脅完走了。

陳扁鵲撿起地上散落的零食,好奇的問道:「表哥你不會真把牛小娟那個了吧?」

陳默皺眉:「哪個?」

陳扁鵲看到表哥眼神不善,立刻乖乖把嘴閉上。

不過心裏還是佩服表哥是個狠人,連牛小娟都下的去手。

兩人進屋吃飯。

剛燉的魚配上熱乎的饅頭,吃起來的感覺實在太美味了。

陳扁鵲拿來的四個饅頭,很快讓兩個人吃的一乾二淨。

吃完飯兩人約定好明天一起上山。

陳扁鵲發誓明天一定能起來後,端着空盤子走了。

陳默坐在自家院子里擺弄手機。

「陳默哥。」

牛小娟站在木欄外小聲呼喊。

陳默抬頭看過去:「你爹沒罵你?還敢過來找我。」

牛小娟做出一副委屈的表情:「我爹就是老頑固,我就是想過來看看陳默哥你生沒生氣。」

陳默笑了。「氣也是你爹生氣,我氣什麼。」

牛小娟點點頭:「那陳默哥,明天咱倆再上山?」

滴滴。

一輛的士開到陳默家門口。

陳默開門走出去。

的士來村裡還是挺稀奇的,因為從縣裡打車過來最起碼也要幾十塊錢。

所以村裡很少有人打車。

大部分都是到村口去坐公交。

的士門打開,一個穿着詭異的女孩走下來,殺馬特髮型,黃色頭髮,上身還算正常,下身穿着一條黑色瑜伽褲。

看到女孩長相,陳默腦海想到一個人。

原主女朋友王麗。

牛小娟在另一邊,也看到了身材纖細的王麗,羨慕的兩眼發光。

她最大的缺點就是胖,所以特別羨慕瘦小的女孩。

王麗看到陳默,先是不自覺的撇了一下嘴。

隨後淡淡說道:「陳默咱們兩個分手了。」

陳默表情怪異,你他么都跟人家睡一個被窩了,才過來跟我分手?

如果是原主非得氣死。

「行,那祝你分手快樂。」陳默表情沒有絲毫變化的說道。

王麗看到陳默一副無所謂的表情,心裏反而不舒服。

他不是應該難受嗎?不是應該問為什麼嗎?求我在給他一次機會嗎?

憑什麼表情這麼淡定?

王麗看到另一側站着的牛小娟。

懂了。

「原來你也腳踏兩隻船,那你就少讓強子糾纏我!」王麗大聲喊道。

陳默皺眉:「腳踏兩隻船?強子糾纏你?都什麼亂七八糟的。」

王麗深吸一口氣。

「還不是你讓他找我討說法?我今天來就是告訴你,咱們兩個完了。」

陳默貌似也懂了。

強子以為他被刺激了,自作主張去找王麗麻煩了。

「行吧,我收到你分手通知了,你可以走了。」

王麗氣憤的瞪了陳默一眼。

「我現在的男朋友,才是殺馬特憂鬱王子,你徒有其表。」

說完在陳默懵逼中,重新坐上的士走了。

陳默摸着自己殺馬特髮型:「真他么噁心啊,明天必須去理髮。」

牛小娟在另一邊興奮的問道:「陳默哥那是你女朋友嗎?好漂亮啊。」

陳默???

「你怎麼看出來的?」剛才王麗從下車到上車,他都只看到對方一隻眼睛,半張臉,其他部分全被頭髮擋住的。

牛小娟:「感覺啊。」

陳默……

「你還是好好聽你爹話吧。」

陳默感覺牛小娟如果沒有牛大元管着,估計玩的比王麗還花。

回到屋裡。

今天爬了一天山,以他現在的身板,早就累的不行了,躺在炕上沒一會就睡了過去。

等到再次睜眼,外面的天已經亮了。

用力伸了一個懶腰,長期不運動的身體,突然劇烈運動。

第二天會讓人有種渾身酸疼的感覺。

咬牙坐起來到外面洗漱。

「表哥。」

陳扁鵲今天過來的倒是早。

陳默擦把臉後,兩人進屋隨便煮了一點白水面。

吃飯的途中,陳扁鵲突然問道:「表哥昨晚聽說你女友來了?」

村裡就是這樣,屁股大點的地方,東邊有事西邊抽根煙的功夫就能知道。

陳默強調:「是前女友。」

陳扁鵲驚訝:「表哥?難道你為了牛小娟,和前女友分手了?」

陳默無語了:「你們腦袋都想了些什麼啊?我跟牛小娟沒關係,我和前女友也沒關係了,明白了嗎?」

陳扁鵲乖乖點頭。

他懂了,表哥腳踩兩條船結果都翻了。

「表哥沒事,等以後弟弟給你介紹更好的。」

陳默:「我謝謝你!」

兩人吃完飯背上籮筐直奔上山。

早晨農村的空氣格外好,呼吸完感覺鼻孔都是濕潤的。

上山的人早上也都會特意多穿一件衣服。

哪怕是夏天,大興安嶺的早上還是會讓人感覺到微涼。

兩人進入大山後,換了一個方向前進。

今天陳默準備往遠一點的位置走一走,爭取多採到一些蘑菇。

兩人單單步行就走了三個多小時。

如果沒有陳扁鵲,陳默感覺自己百分百會迷路。

這小子好像有天賦一樣,站在茂密的森林裏,也能清楚的辨別方位。

「就在這附近找找吧。」陳默說道。

陳扁鵲回過頭:「表哥,我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