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窮鬼,我採集山貨就能暴富 第4章_塔靜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陳默很快將一片雞油蘑,全部採摘到籮筐里,大概能有個兩三斤的樣子。

查看積分,果然已經到150分。

陳扁鵲在旁邊,嘴裏叼着雜草看着陳默採摘。

以往兩人在一起有什麼活,表哥一定是讓他動手,今天倒是反過來了。

陳默站起身揉揉有些酸疼的腰:「走繼續找。」

陳扁鵲聳肩:「走唄。」

兩人一直忙碌到天色發黑。

中途蘑菇都是陳默動手採摘。

陳扁鵲感覺有些乏味:「表哥咱們采了一下午,這些蘑菇最多賣三四十塊錢,還不夠費勁的。」

陳默笑笑。

蘑菇雖然採的不多,但是他的積分達到了680分。

這可有錢也買不來。

天黑山上危險,而且天黑蘑菇也不好找了。

陳默兩人開始原路返回。

陳默道:「一會咱們去小賣店把這些蘑菇賣了。」

「行啊表哥,換瓶好酒咱們哥倆晚上還能喝一頓。」陳扁鵲滿懷期待的說道。

「不行。」陳默直接拒絕,他是想賣了錢兩人多買一些食物,明天可以在山上多待一些時間。

看到陳扁鵲表情有些委屈。陳默道:「如果你想喝酒,那咱們賣完錢平分,你喝你的酒。」

陳扁鵲立刻怕了:「別啊表哥,沒有你我可怎麼活啊……」

陳默……

兩人來到村頭大腳超市。

老闆名叫李大腳,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老光棍,年輕時在市裡打工,歲數大了就回村開了個超市。

據村裡傳言,李大腳年輕的時候是干鴨子的,因為傷了身所以一直沒有找老婆。

「大腳叔。」陳扁鵲剛打開門,就朝裏面喊道。

陳默跟着進去看到李大腳,長相在五十多歲的人裏面絕對算是能打的。

旁邊還有兩個村裡的老娘們,在陪着李大腳說話。

看到陳默兩人進來,屋裡的三個人立刻止住說笑,全都一副嫌棄的表情。

李大腳隨口問道:「需要點什麼?」

陳扁鵲讓開位置,讓陳默走到前面。

陳默:「我們剛上山采了點蘑菇收不收?」

李大腳和旁邊兩名村婦全都一副見了鬼的表情?

「你們兩個上山採的蘑菇?不是又偷誰家的吧?」其中一個村婦脫口而出。

李大腳和另外一名村婦也看向陳默。

原主昨天偷蘑菇的事情在村裡鬧得沸沸揚揚,今天確實容易產生聯想。

陳默將背簍放下:「新採的和收拾過的你們分的出來吧?」

陳扁鵲在旁邊附和道:「就是,你們長眼睛是用來喘氣的嗎?春子嬸我春叔知道你又泡在超市嗎?」

被叫春子嬸的村婦,表情頓時一垮:「我來買東西的坐會怎麼了?用你個小兔崽子管?」

看到兩房人要吵起來。

李大腳趕緊走過來:「收收收,來給你們過下稱。」

兩個人采了一下午,一共采了十五斤蘑菇,按照3塊錢一斤收一共45塊錢。

李大腳倒出蘑菇後問道:「還要買點什麼嗎?」

陳默點頭。

超市靠牆一共擺設四排貨架,村裡只有這一個超市,所以東西還算齊全。

陳扁鵲眼睛一直盯着擺放酒的位置。

陳默則是直接買了兩包挂面,幾袋榨菜,還有四個麵包,一共花了30塊錢。

結完賬拿着李大腳給的15塊錢,兩人走出超市。

陳默將15塊錢遞給陳扁鵲:『「你是跟我去家裡煮麵條?還是回家吃?」

陳扁鵲也沒客氣,接過15塊錢,挽回了50塊錢的一些損失。

「我還是回家吃吧。」

陳默點頭:「明天早上,咱們早點出發再去山上。」

原主和陳扁鵲父母大吵過幾次,所以陳默不可能去陳扁鵲家吃飯的。

陳扁鵲也知道內情:「好的表哥,明天我去找你。」

兩人告別,

陳默返回自己家。

看着炕上堆着的埋汰衣服。

先用50積分兌換一袋洗衣粉,

剩下630積分,他沒有亂用。

他要攢積分兌換系統空間,相比提高身體素質,系統空間對於現在的他才最有用。

不但能存放物品,還能進入活物。

如果在山上遇到危險,他完全可以躲到裏面。

甚至可以把空間擴大到幾十平。

到時候不需要每天回村裡睡覺,也可以去更遠的地方採集山貨。

越遠的位置村民去的概率越小,到時候自己積分還不暴漲?

想法很美好,不過還是要先把眼前過好。

找出大盆接滿清水。

陳默將床上所有衣服扔了進去,倒上一些系統兌換的洗衣粉。

因為要手搓,所以需要浸泡一會。

等待時間陳默出門,準備把自家院子收拾一下。

破舊房屋外,大概有三十多平的小院。

除了中間走人的小路,其他位置已經長滿了半米多高的雜草。

手套在系統里兌換要100積分。

陳默捨不得,只能徒手拔地上的雜草。

雜草長的茂盛,地下的根莖死死的扎在泥土裡,讓人拔起來非常費力氣。

「嘿,你不是說這些雜草,是你故意種的嗎?怎麼拔了?」

一個男人透過木欄,向裏面張望。

陳默抬起頭,說話的人是鄰居牛大元。

牛大元有個姑娘牛小娟跟陳默同歲,小的時候兩家還說好,等兩個孩子大了,就讓兩個孩子結婚。

陳默父母失蹤後,牛大元家就改變了口風。

到處跟別人說,誰家把女兒嫁給陳默,誰家就是大傻叉。

牛小娟也探出頭:「陳默哥要我過去幫你嗎。」

牛大元轉頭看向牛小娟:「幫你奶奶,家裡的雞餵了嗎?」

牛小娟:「爹,剛餵了啊。」

牛大元沒好氣的說道:「那就再去喂一遍,自己家活都沒幹完,還想幫人家干。」

牛小娟只好無奈的看了陳默一眼,轉身回家繼續餵雞。

牛小娟初中文化,原主是不好好學習,而牛小娟是怎麼學也學不進去。

索性初中畢業,就回家幫父母幹活。

看到陳默也在看自家姑娘,牛大元不高興。「看什麼看,我家姑娘是要找個城裡對象的,你就別做白日夢了。」

陳默無語:「呵。」

先不說牛小娟長的……挺善良的。

光是牛大元在,他就不會考慮牛小娟。

「你呵什麼呵,你這輩子都找不到對象。」牛大元以為陳默不服氣。

陳默還要幹活,不耐煩的說道:「我能不能找到對象,您就不用操心了,趕緊回去看看你家雞撐沒撐死吧。」

牛大元還想繼續和陳默對噴幾句,突然聽到牛小娟在後面喊:「爹,爹,快來看啊,咱家雞翻白眼了。」

「我艹,」牛大元趕忙往雞籠子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