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窮鬼,我採集山貨就能暴富 第2章_塔靜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草他媽的,哪個挨千刀的,把我家曬的蘑菇偷走了,我祝他生兒子沒**,永遠找不到老婆。」

中年悍婦王鐵花,站在村裡最破舊的房屋外叫罵。

旁邊有看熱鬧的村民笑道:「王鐵花,你罵的就有問題,永遠找不到老婆,又怎麼生兒子?」

王鐵花指着周圍看熱鬧的人:「丟東西的可不是你們家了,光**說風涼話。」

陳默睜開眼睛,入耳的就是外面叫罵聲。

「這是哪?我不是正參加畢業聚會嗎?」

突然一股龐大記憶湧進腦海,讓他頭疼欲裂。

幾分鐘後再次睜開眼睛。

腦門上全是問號。

他穿越了?

穿越到平行空間,同名同姓的陳默身上。

原主今年23歲,初中文化,生活在大興安嶺的一個山村,還是村裡最破的屋子。

王鐵花叫罵的就是現在的他。

原主昨天偷了王鐵花家晾曬好的蘑菇,賣了五十塊錢喝了一頓好酒,然後他就穿越過來了。

看着四處漏風的房子,還有破桌子上散落的酒瓶。

「這他么叫什麼事? 」

【叮】

陳默腦海里突然響起一道系統提示音。

【恭喜宿主穿越成功】

【宿主:陳默】

【力量:2】

【敏捷:2】

【速度:1】

【嗅覺:1】

【視力:4】

【所有數據正常人為5】

【宿主可通過採集山貨,獲得積分。】

【積分可在系統百貨兌換增強體質,野外生存裝備等……】

陳默???

「還恭喜我穿越成功?我不想成功,你趕緊把我弄回去。」

【叮】

【不可能了,永遠不可能了,穿越平行世界,宿主只有兩個選擇,活着或者趕緊死。】

陳默沉默了。

他這副身體要啥沒啥,可以說一貧如洗。

讀取記憶他得知,原主連內褲都只有一條,洗了都沒有換的這讓他怎麼活?

「表哥。」

房門走進來一個看起來十八九歲的男孩。

陳默認出對方。

原主二舅家的表弟陳扁鵲,原主十五歲時父母上山離奇失蹤,平時多虧有二舅二舅媽照應着。

可原主輟學後不學無術打架鬥毆,二舅二舅媽對他逐漸失望透頂,所以平時兩家也很少往來了。

只有一樣不愛學習的陳扁鵲,時常過來找陳默玩。

陳扁鵲看到屋裡散亂的酒瓶,沒有絲毫意外,因為昨天那頓酒就是他們兩個一起喝的。

「表哥,我媽給了我五十塊錢,要不咱們去縣裡網吧躲幾天吧?

陳扁鵲也是聽到王鐵花的謾罵,才想着招呼表哥出去躲躲。

陳默是一個適應性非常強的人,短暫迷茫過後,知道自己回不去很快進入新的角色

將手伸向陳扁鵲:「拿來!」

陳扁鵲立刻捂住衣兜:「表哥我媽好不容易才給我的五十塊錢。」

陳默勾動手指:「趕緊的,別讓我上手搶。」記憶里就是這樣,陳扁鵲非常怕自己這個表哥,卻又喜歡跟他一起玩。

陳扁鵲只好無奈的將屁股兜里的錢掏了出來。

「表哥能給我留十塊嗎?」陳扁鵲說的非常之卑微,不像二十歲的人倒有點像十二歲。

陳默拿過陳扁鵲手裡的錢,忽悠道「今天你給我五十塊,以後我能讓你賺五千五萬,聽懂掌聲。」

陳扁鵲不知所措的舉着兩隻手,他懷疑自己表哥還沒有睡醒,又或者昨天買的散裝白酒是假的?

陳默也沒辦法,

原主把自己身上的錢花個乾淨,他想擺脫當前的局面,只能先用陳扁鵲的錢。

接着陳扁鵲就看到陳默走出家門,來到還在狂噴的王鐵花面前:「你家丟的蘑菇多少錢?」

王鐵花剛才叫的歡,看到陳默卻往後一躲。

陳默是村裡出了名的混球,他舅舅,舅媽不管他後更加肆無忌憚。

真要掏出刀子給她來一下,她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

「我家丟的蘑菇,最起碼值一百塊錢,怎麼地你給我啊?」

陳默心裏暗罵原主那個敗家子啊。

一百塊錢的蘑菇,就賣了五十塊錢。

拿出剛到手的五十塊錢:「就這些你愛要不要。」

伸手的動作,再次嚇了王鐵花一跳,當看到陳默手裡的錢,王鐵花猶豫了。

她之所以來叫罵,就是想讓陳默知道他家不好惹,以後偷東西不要偷她家東西,可如果接過對方的錢,對方會不會記恨她?會不會晚上砸她家玻璃,把她家地里的菜都拔了?

「你確定我拿了你的錢,咱們兩清了?」王鐵花擔心的問道。

陳默不知道王鐵花的顧慮:「你再不拿我就後悔了。」

王鐵花加快速度,一把拿過陳默手裡的錢。「行,這可是你賠我的蘑菇錢。」說完轉身就走。

圍在院子外的村民,也好奇陳默那混球竟然把錢賠給人家了??

陳默聽到他們的議論聲。

「奇怪那個混球小子,竟然自己把錢拿出來了?」

「王鐵花家恐怕要遭殃啊,拿了陳默的錢,陳默還不把她家鬧翻天?」

「回去得看好自己家東西,別像老王家那樣再被偷了,咱可做不出罵街的事。」

陳默深吸一口氣。

原主在村裡混的還是真人見人恨呢。

轉過身,看到陳扁鵲正獃獃的看着自己。

一副茫然,詫異,迷茫的眼神。

陳扁鵲不敢相信,自己的表哥竟然會把錢賠償給別人。

「表哥就算咱們不賠他家錢,她拿咱們也沒辦法啊。」

原主就是仗着村民們不願斤斤計較,所以常年在村裡偷雞摸狗。

陳扁鵲也跟着原主養成一身臭毛病。

陳默低頭走進屋:「以後咱們靠本事賺錢,不許再偷拿人家東西。」

陳扁鵲???

他聽表哥說話有種不一樣的感覺,又說不上來哪裡不一樣。

陳默腦子還有些亂,對着陳扁鵲說道:「你先回去吧,我再躺會。」

陳扁鵲……

「表哥那我的錢……」

陳默:「什麼錢?昨天買肉買酒你沒吃?」

「啊?」陳扁鵲無奈的摳摳鼻子走了。

陳默回到屋裡掏出手機。

沒錯,原主還有手機,而且還是個蘋果。

手機屏保是陳默和一個斜劉海女孩。

原主長相和自己一模一樣,留着一頭非主流髮型。

有女朋友不奇怪,因為本身就長的很帥氣。

他鬧不懂,都什麼年代了,竟然還會有人弄個殺馬特??

看着破舊的房屋。

家徒四壁不足以形容他現在的處境,因為連四壁都不是完整的。

既然回不去!那就想辦法搞錢生活還要繼續!陳默想到自己好歹還有個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