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窮鬼,我採集山貨就能暴富 第10章_塔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陳默廢了半天口水,終於將牛小娟弄了出去。

「等有錢需要先把房子修繕一下,最起碼換個安全點的門。」

現在陳默家的房門,還是由幾塊木板拼接而成的那種,因為年代久遠,中間的木板已經開裂。

陳默也想換個房子,但村裡就那麼多人家,根本沒有人向外出租。

洗漱乾淨。

陳扁鵲早早的跑過來:「表哥吃飯了嗎?」

「沒呢。」

陳扁鵲嘿嘿笑道:「那咱們去市裡再吃吧,市裡吃的多一些。」

陳默挑了一件乾淨衣服:「走,咱們早去早回?」

陳默現在有雷達功能,所以很想上山試試。

陳扁鵲湊到陳默身邊,嘿嘿笑道:「表哥賣了野山參,能給我買雙A錐嗎?」

AJ陳默倒是很了解,一般的差不多一千多塊錢左右,雖然人蔘賣了能換點錢,可是也不能那麼鋪張浪費。

「買那麼貴的鞋幹什麼?」

陳扁鵲抽了一下鼻子:「村東頭的王家小子買了一雙,成天在我面前顯擺,我爸我媽也不捨得給我買。」

原來是被人氣的,陳默無奈一笑:「好,到時候賣多少錢咱們平分。」

畢竟是陳扁鵲發現的山參,陳默決定五五分賬。

聽到表哥要跟自己平分,陳扁鵲咬了咬嘴唇:「表哥要不我的錢還是放你那吧,到時候我沒錢和你要。」

陳默疑惑:「為啥?怕你爸你媽發現?」

陳扁鵲搖頭:「我怕我亂花了。」

沒想到陳扁鵲對自己這麼信任:「行吧,那就先放我這裡。」陳默前世那些親戚表哥表弟可沒體驗過這種感情。

雖然算是一家人,可平時比學習,比家境,畢業了以後比工作,甚至還會比女朋友。

親戚不像親戚更像是競爭對手。

陳默認真看着陳扁鵲:「以後咱們兄弟就好好乾,一定干出一番作為。」

陳扁鵲不知道陳默心中的感觸,看到表哥一臉認真的表情,呵呵笑了:「表哥你現在的表情好正經啊。」

陳默……對牛彈琴。

兩人鎖好門向村口公交站走,路過牛小娟家的時候,看到牛小娟還在家抹眼淚。

「表哥你快看牛小娟哭呢,估計又被她爹打了。」陳扁鵲幸災樂禍的說道。

陳默……

他明白牛小娟哭的原因,因為怎麼也趕不走牛小娟,所以他就挑明了告訴對方,兩個人是不可能的,結果牛小娟是哭着跑的。

牛小娟在院子里也看到陳默。

飽含幽怨的眼神,好像陳默做了對不起她的事情似的。

陳默趕忙側開視線。

兩人來到村頭站點陳扁鵲小聲問道:「表哥東西帶了嗎?」

因為還有其他村民在等車,所以陳扁鵲沒有說出野山參幾個字。

陳默拍拍胸口,示意放心好了。

從卧龍村到市裡坐車五塊錢,因為公交車停停站站,大概用了一個多小時時間。

等到兩人坐到終點站下車。

晃蕩的更餓了。

陳扁鵲揉着肚子:「表哥要不咱先吃飯吧?」

陳扁鵲看着車站旁邊賣茶葉蛋的攤位,咽了一下口水。

陳默兜里還有幾十塊錢,買了四個茶葉蛋花了六塊錢。

陳扁鵲扒開雞蛋皮,一口一個雞蛋,兩口就把兩個雞蛋吃完了,咂咂嘴顯然兩個茶葉蛋對他來說一點感覺都沒有。

陳默:「堅持一下吧,賣了東西咱們吃頓好的。」

「表哥我想吃牛肉餡水餃。」陳扁鵲期盼的說道。

「吃,吃大份的。」陳默肯定道。

想要把野山參賣個好價錢,必須找到正確的買家才行,陳默在家考慮過,最靠譜的地方,無疑就是大藥房。

必須是那種特別大的中藥房,才可能高價收他們的山參。

陳默領着陳扁鵲詢問街頭路人。

問了好幾個,才知道市裡最大的藥房名叫懷仁堂,裏面是中西醫結合什麼葯都有賣的。

兩人坐着公交車前往目的地。

看着猶如王府的門臉,陳默不由嘖嘖兩聲,賣葯的真賺錢啊。

藥房雖然剛開門,裏面卻已經站了不少買葯的顧客。

陳默兩人走進去。

平時陳扁鵲大大咧咧,終究還是年輕緊緊跟在陳默身後:「表哥咱們找誰啊?」

「當然是誰管事找誰!」陳默淡淡說道。

結果門邊的兩名保安,立刻看向陳默兩人。

其中一人走上前:「你們是幹什麼的?」

陳默正想找人詢問呢,笑着看向保安:「你們經理在嗎?」

聽到陳默要找經理,保安警惕起來:「找經理什麼事?」

「我們在山上采了點東西,想問他要不要!」

陳默說的已經很明白了,保安卻根本聽不懂。

「不要不要不要,趕緊出去!」

陳扁鵲聽到保安驅趕他們,當即暴脾氣上來。

「藥房是你家的嗎?我們憑什麼聽你的。」

門口三人的爭吵聲,立即吸引裏面服務人員和顧客們注意。

另一名保安也走上前:「請你們立刻離開這裡。」

陳默微微皺眉,既然這家不收,那他們就另尋買家,反正好東西不愁賣。

這時一名四十多歲,穿着西裝的男人走過來,先是詢問保安什麼情況。

保安:「報告經理,他們想要進來推銷東西,我們正在驅趕。」

經理態度要比保安好上很多。

對着陳默兩人微微點頭:「不好意思,我們藥店的藥品都是有專業途徑供貨的,不收其他貨物渠道。」

陳扁鵲看向陳默,心想完了人家不收。

陳默卻不急不緩從懷裡掏出野山參,在眾人面前慢慢打開:「山參也不要嗎?」

經理從事中藥行業多年,一眼就能看出陳默手裡的絕對是野山參,而且年頭還不短。

快速伸手將陳默打開的布合上。

「兩位跟我進去喝杯茶吧。」

陳默微微一笑,抬起手:「請。」

兩名保安互相對視,他們也看到了人蔘,可是人蔘現在並不稀奇啊,市場里甚至有論斤賣的。

陳扁鵲斜眼看了兩人一眼,鼻子輕輕哼了一聲。

陳默兩人跟着經理,來到藥店後面,像是員工休息廳的地方。

經理眼神瞄向陳默手裡的山參:「能再給我看看嗎?」

陳默直接將山參擺放在桌子上,當著經理面打開。

經理一邊觀察一邊點頭:「不錯,不錯,是個好東西。」

隨後抬起頭:「說吧,你們想賣多少錢?」

陳默伸出三根手指。

都是行家裡手,經理自然不會以為是abc。

但他也只是藥店的經理,並不是藥店的老闆。

他邀請陳默進來,就是想看價格合適,自己拿下後推銷給別人,自己再稍微賺上那麼一些。

他的心理價位也是三萬,不過是他賣給別人的時候,如果他三萬收過來就白玩了。

搖搖頭:「東西是好東西,就是價格不合適。」

陳默也是人精一個,對方先誇東西好,又說價格不合適。

明顯是想讓自己便宜點,讓他賺一些。

直接開口說道:「28000是我最低價,不行我們兄弟兩個就去別家看看。」